这是肃贪会法经过修订和生效后首次引起的轰动事件,腐败案的被告,涉嫌在廖省1 号蒸汽发电站(RIAU-1 PLTU)项目贿赂案的国营电力公司(PLN)前总经理索菲延(Sofyan Basir)被法官团无罪释放。法官团宣称没有证据证明索菲延协助企业家Johanes Budisutrisno Kotjo向国会前议员Eni Maulani Saragih和前社会部长Idrus Marham行贿。
2019年4月11日,法官团首席法官Hariono在雅加达市中区Bungur Besar Raya街的雅加达贪污法庭宣读判决词时,说:“在法律上没能令人信服地证明被告索菲延犯下第一和第二起诉书中的罪行。“
检察官最初要求判处索菲延5年监禁和2亿盾罚款/3个月监禁。据信索菲延违反了《铲除腐败法》以及《第二刑法》的一些条款。但法官团持不同的看法,因此无罪释放了上述国营电力公司前总经理。
法官团表示,索菲延无意协助Johanes Kotjo向 Eni Saragih 和Idrus Marham行贿。Kotjo的公司有意承建国营电力公司的廖省1 号蒸汽发电站项目。法官还提到根据索菲延的陈述,索菲延不知道费用分配的事。在庭审中,索菲延的陈述也与Eni的陈述相符。
此外法官还提到,Eni Saragih收受的47.5亿盾贿款与索菲延无关。法官说,拥有该项目51%股权的国营电力公司实际上受益。法官说:“拥有51%股份的国营电力公司非但没有因此增加负担,反而获利。同时,有关Eni分阶段收取的47.5亿盾费用,被告索菲延并不知情,与此事无关。”
索菲延的获释震惊了公众和反腐败活动家。肃贪会正在考虑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因为他们不能接受法官团的裁决。
我们看到,索菲延的获释证明了法官秉公判处腐败案件的勇气此前,肃贪会提交的腐败案件几乎全都以犯罪嫌疑人入狱告终。法官的勇气很可能受到上诉法官判决的影响。不久前上诉法官宣布无罪释放国民银行整顿机构(BPPN)前负责人Syafruddin Arsyad Temenggung。
修订后的肃贪会法生效后,我们将看到未来的不同趋势。据估计,在腐败案件处理方面将会发生许多变化,因为根据肃贪会的新法,它有理由发布案件调查终止令(SP3),以便终止调查那些不能立即提交法院的旧案件。
上述新法还将限制肃贪会对正被调查的对象进行窃听的权力,除非获得佐科威总统目前仍在筹备中的监督委员会的许可。新的肃贪会专员们在确定新的嫌疑人时必然将更加谨慎。
许多法律观察家批评肃贪会这期间采取的步骤,甚至认为肃贪会在调查过程中粗心大意,即如被无罪释放的Syafruddin Temenggung一案。肃贪会被认为受到反腐败热情的过度影响,但在考虑实地事实方面却不够谨慎。
这次索菲延被释放,将鼓励法官们认真和公正审理案件。如果法律事实与控方的指控不符,法官不必害怕宣告被告无罪。法官必须能够伸张正义,这样就不会强制执法,导致社会的不公平。
另一方面,索菲延案件对肃贪会来说不啻是一个教训,即腐败案件不是可以冒冒失失处理的,须知腐败是一种特殊的犯罪,需要采取非同寻常的措施,这就需要执法人员具备高度的专业能力。我们不能单靠反腐倡廉精神和舆论压力,而必须基于能够说明问题的法律事实。
肃贪会必须尊重法治、诚实和敢于面对现实,而不必羞于承认审判事实的真相。作为一个具有诚信的机构,肃贪会必须公正地回应法院的裁决,而不是强加其自身的意愿。这一事件要求肃贪会在执行其任务和权力管理方面谨慎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