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科威总统呼吁国民银行认真对待贷款利率降低的事,因为我国央行(BI)的基准利率已一再下降。11月6日,总统在雅京称:“我吁请银行认真考虑降低贷款利率之事。” 
央行已多次下调基准利率(央行 7天逆回购利率),目前已降至5%。作为央行下调基准利率措施的后续行动,总统要求银行向微型、小型和中型企业(UMKM)开放获取贷款的渠道。他说:“应给予优先考虑,以推动下层民众的经济增长,改善我国贫富悬殊现象。” 
商业界人士长期以来一直强调降低银行利率以加快经济增长的重要性。这其实是未找到出路的老问题,但确实需要采取大胆的措施,从而使银行利息的下降得以显著实现。 
在低利率的情况下,工业部门将获得廉宜资金,从而提高国际层面的竞争力。纺织企业家Benny Sutrisno不久前表示:“中国和新加坡的利率非常低,大约是4到5%,其他几个国家甚至还更低,在3%左右。” 
我们认为这个问题很重要,政府需要认真关注,因为如果没有融资方面的支持,加快经济和工业增长的雄心是很难实现的,高利率将成为抑制经济增长的负担。 
必须鼓励投资步伐,使其能够维持经济增长。然而,国内投资者面临的一个障碍确实是融资来源的有限,他们大部分依赖银行信贷。 
造成我国银行业高利率的因素有很多,但最突出的是资金成本和效率低下的问题。资金成本高反映在我国的银行存款利率高于周边国家。我国的银行业效率平均水平也比邻国差。此外,还有其他问题,其中是我们的银行利润率平均高于国外。 
我们认为,央行降低基准利率的政策符合政府鼓励经济增长的雄心。过去五年来,经济增长率总在5% 左右徘徊。我国经济受到全球经济放缓的影响,这些外部因素导致国际贸易部门萎缩。 
贸易平衡状况反映了这一点。根据中央统计局数据,2019年1月到6月,我国出口额为803.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878.8亿美元下降8.57%。出口的下降可以反映出相关部门的低迷,尤其是支持我国出口最重要的大宗商品部门。 
我们鼓励国营银行提高效率,现在仍有人认为国民银行业除了配置很大的不良贷款风险准备金外,利润也太大,因此难以降低贷款利率。有鉴于此,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商人的资金成本更高。 
我们也希望政府继续努力改善营商环境、简化许可证办理程序、保持法律确定性、杜绝各种非法捐税,使经济运行更加平稳。最近,政府似乎认真地解决这些错综复杂的问题,尽管其影响还不太大。政府也在加紧打击这期间非常令人不安,因造成成本高昂的腐败和苛捐杂税。 
因此,我们十分希望国民银行关注佐科威总统的呼吁,采取措施降低银行信贷利率。如果银行做出积极反应,那么其影响将更为广泛,尤其是在提振已经停滞不前的经济车轮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