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邝耀章
通过地方议会(DPRD)选举地方首长(pilkada)的构想重新出现。因为由人民直接地方选举的成本昂贵,和地方首长贪污腐败现象不断出现,使一些专家考虑是否可以恢复由地方议会来选出地方首长。有人提出;一位省长、县长或市长级地方首长候选人,在直接选举中必须花费150亿盾至200亿盾的选举经费。
结果,一旦当选地方首长,最先考虑的就是如何赚回选举期间所花掉的经费,也因此贪污腐败似乎无法避免成为解决之道。现在新政府开始评估直接选举的优点与缺点。
确实,直接选举制度并非没有任何缺点。缺点当然存在,因此需要定期进行评估。但是,若要回到寡头垄断时代,实践比较普遍的旧系统来执行直接地方选举执度,是一种过分简化问题的思维方式。
如果从高昂的成本和猖獗贪污腐败为根本原因,则需要评估两点。首先,在现场的系统或实际情况。例如,对高额的直接选举费用,进行更详细的研究。如果将高昂的费用用于贿赂选民或金钱政治,解决的方案即执法单位必须严格的执法。
如果问题在于竞选活动的经费太高,则有必要制定更便宜的竞选活动法规,例如缩短竞选活动时间,并限制过于昂贵的政治广告的安装。就是说,政府和国会应该找到一条出路,使直接选举的成本不高,而不是为了通过由地方议会(DPRD)来选出地方首长,及考虑废除全民地方选举。
第二,为地方首席候选人汇报。在这里,政党必须具有严格的机制来吸引候选人进入该地区。绝对必须对准地方首长进行高质量和密集的干部培训,例如通过党校或廉政学校。这意味着贪污腐败问题需要从上游解决,而不仅仅是从下游解决。
在选拔地方首席候选人时,政党不仅应考虑其可能的“得票率”和“经济情况”。诚信和能力问题也必须成为政党考虑的主要因素。具有高素质的干部队伍,党有了一个强有力的阵容,哪些干部有能力承担责任,哪些还不可行。通过培养合格的干部,候选人不仅能够节省政治成本,而且还能够避免贪污腐败的行为。
将地方首长选举恢复由地方议会(DPRD)选出,不会带来好处,反而会带来更大的伤害。除了使民主倒退,它还具有以下的政治问题。
首先,如果通过地方议会(DPRD)恢复选举制度的步骤成功完成,那么也有可能对全民直选总统的制度进行评估。因为,一些希望通过人协大会(MPR)恢复总统选举的政党,也试图提出要将修改1945年宪法和恢复国家总方针(GBHN)的计划扣在一起。
其次,不能保证通过地方议会进行的地方选举可以削减政治成本并防止腐败。第三,该制度将使公民的参与相形见少。这显然是一个重大的挫折,因为根据民主的观点,作为一种现代政治思想的一个特征是,在确定具有约束力的集体决策,和有效参与方面存在平等的选举权,即在此过程中所有公民享有平等的机会,都有权做出决策或选择。
人民政府可以理解为;得到人民承认和支持的政府。人民执政是指代表人民行使权力的政府。人民通过两个渠道建立政府监控系统,即直接制(社会控制)和代表制(通过议会)。
人民政府也意味着人民赋予政府的权力,是为了人民的利益,而不是为了个人或团体的利益。
此外,民主制度旨在限制政府的权力,以免出现独裁和贪污腐败。因为,正如普特南(Putnam,1976)所说,当权者的疾病之一就是他们倾向于保留自己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