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对中国的贸易差额继续出現逆差。截至2019年10月,印尼对华贸易逆差已达152亿美元。过去一年中,印度尼西亚出现总共184亿美元的对华貿易逆差,是印尼历史上對華貿易逆差最高的一年。
自两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FTA)以来,印度尼西亚充斥着从中國進口的各种工业产品至亚热带水果。導致 2018年,印尼从中国的进口额達到455.4亿美元。 印尼对中国的出口仅为271.3亿美元。 因此,2018年印尼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达到184亿美元。
到目前为止,印尼对中国的最大出口商品是煤炭和棕榈原油(CPO)。 2018年,印尼对中国的出口增长了22.6%,但由于从中国的进口增長更大,使印尼對中國贸易不可避免出現逆差。来自中国的产品也淹没了印尼市场,因为其价格比其他国家的产品便宜。
减少与中国的贸易逆差可以通过增加对中国的出口来实现。 在14亿人口中,中产阶级人数已达到3亿,中国需要从印度尼西亚进口许多热带食品和饮料,包括鱼类和其他海洋产品。 此外,中国也对印尼的家具和电池感兴趣。 如果能夠最大化,印尼-中国的贸易赤字可以减少,甚至可以是正数。
目前,一些印尼食品和饮料产品已进入中国,包括Kapal Api咖啡产品和Indocafe,Indomie以及燕窝产品。 如果管理得当,燕窝产品的出口额可达到30亿美元。 目前,燕窝饮料在中国的價格非常好。
印尼可以通过出口水产品减少对华贸易逆差。最大的出口潜力是印度尼西亚的鱼类和各种海产品。鱼和各种海产品是中国中上层阶级最喜欢的食物。印度尼西亚拥有這地区70%的海域,因此能够成为世界海鲜出口国之一。
印尼增加出口和减少对华贸易逆差的潜力很大,重要的是创造力。 需要商业创造力来填补中国的市场的商机。正如“ Tango”饼干产品和“ Elips”洗发精所做的一样,这些产品已经进入了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是中国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 印尼产品有望越来越多地进入阿里巴巴,而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国一半人口都在使用电子商务。
除了增加出口份额,减少与中国的贸易逆差,还可以通过进口替代产业。 如果国内产业已准备好生产代替原中国进口的產品。比如生產锄頭并不困难,因为它不是高科技产品,而且其原料在国内也可以买到。
2019年1月至10月,锄头进口值为106,127美元,数量为292,444千克。 如果細看,从中国进口的锄头多达291,437公斤,价值106,062美元。 其余的仅7公斤来自日本,价值65美元。中央統計機構(BPS) 甚至记录到,在2015-2018年期间,鋤头进口全部来自中国。
也可以通过一系列关税政策来阻止进口产品的流入,而不必违反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规则。 例如,政府采取了许多政策,来阻止可能损害国内纺织业,生產纺织產品的市場。
政府為了保護國內產品,制定了额外保障措施或进口关税, 政府通过三个财政部长条例(PMK)立即实施保障规则。 这三个財政部長條例(PMK);是PMK 161 / PMK.010 / 2019,PMK 162 / PMK.010 / 2019和PMK 163 / PMK.010 / 2019。 这三个條例已經于2019年11月9日開始生效,有效期为200天。
根据这三项條例,财政部制定了《临时保障措施进口税》(BMTPS)针对數种進口紗線產品(不包括縫纫线在內),6种合成纤维和人造短纤维的关税,107种布料的关税和窗帘布政策。 另外百叶窗,蚊帐和其他家具,共计8个关税点,金额与臨時保障措施進口稅(PMK)中规定的关税相同。
确实需要限制从中国的纺织品的进口。 原因是,大约70%的紡织品,纱线和其他纺织產品来自中国。从中国进口的纺织品泛滥,打击了我国的纺织工业。许多国内紡織品生产商因中國的紡織產品价廉,導致我国紡織業廠商生產的紡織產品不能與外來產品竞争而丧命。來自中國合法或非法的紡織產品不仅进入印尼,从而恶化了国内紡織行业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