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文/鄺耀章
2019年11月12日星期二,在棉兰市警局办公室的自杀炸弹袭击再次使全國震惊。这次自杀式炸弹袭击對恐怖嫌犯是一个非常冒險的行动,因为警局裡有许多警察,而且处于警戒状态,应该很容易識破歹徒的行動,簡直是在太歲頭上動土。
实际上,在警察局中進行炸彈襲擊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自2009年以来,攻击目标已从远方敌人(即陌生人或反映群体或社會大眾或资本主义象征的事物)变为近方敌人(军人/警察或政府)。
是當88特種部隊逮捕了极端暴力肇事者以及暴力集团时,目標的轉變開始被察覺出來。
目标的变化不仅适用于改革后早期出现的极端暴力团体,即Jamaah Islamiyah及其分裂团体,还适用于Jamaah Ansharut Daulah(JAD),Jamaah Ansharut Khilafah(JAK)及其分裂团体,它们都是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家(NIIS / ISIS)的附属团体。
尽管这两个团体他們都佣有不同或相反的意识形态,但他们有“共同的敌人”即警察。所以激进团体的许多成员(如JAD或JAK团体)所进行的自杀炸弹袭击都针对警察。
例如,去年在泗水警察局总部发生的自杀式炸弹袭击事件和甘榜马来尤爆炸案都是针对警察局和当时值班的警官。 
与井里汶警察的袭击事件相同,目标也相同。 现在,棉兰的自杀式炸弹袭击案件也再次把警察局成為目标。 这表明,警察办公室必须更加警惕和谨慎,因为警察局是极端暴力团体的目标。
 
Ojol和恐怖组织的策略 
由於警局使用的人工检測器不够精密,需要使用更新的金属探测器,需要能夠检测新型爆炸物的精密设备。
由Gojek和Grab组成的印度尼西亚在线出租摩托车激进主义者(ojol)驾驶员小組(Legend Indonesia)於2019年11月14日发表了一份声明,并谴责了这种暴力行为,对棉兰的自杀式爆炸事件做出了回应。 这是为了澄清和强调,印度尼西亚的小汽车司机与所有形式的恐怖主义没有任何關係,也永远没有关联。
ojol司机说,他们是热爱这个国家的人。 他们还坚决反对破坏国家安全与稳定的各种形式的暴力,激进主义,恐怖主义和故意破坏行为,特别是那些将小汽车司机当作牺牲品的行为。由于棉兰爆炸案的ojol司机是恐怖分子,并与恐怖组织有联系,因此担心此举会影響客户对ojol司机產生恐惧感。
使用摩托出租车為工具来進行恐怖行动是一种新方法。极端暴力团体采取各種方法進行恐怖行动。如Thamrin爆炸案,极端暴力肇事者並没有使用宗教身份為符号。恐怖分子犯罪時改變其服装,即裝牛仔裤,衬衫和帽子。 使社會人士看不出其“恐怖分子的身份”。
Sunakin的别名Afif是死去的Thamrin爆炸案的執行者之一,他的举动实际上已打破了公众的看法,即把恐怖分子的身份不与宗教掛鉤。 同样,利用摩托出租车的棉兰炸弹案嫌犯也震惊了民众。
恐怖分子使用的工具,不仅是当今社会最喜欢的交通工具摩托出租车,而且还表明极端暴力或恐怖分子的肇事者不具有某些宗教身份為特征。
有一位前恐怖主义嫌犯说过一句话:“如果他们仍然穿上能显示其宗教身份的衣服,就不必害怕。需要担心的是,当他们换衣服时,像普通大众一样裝普通人的衣服,这是他们将采取行动的标志。”
在棉兰自杀式炸弹案中使用出租摩多車是恐怖组织用来欺骗当局的策略之一。 摩托車是人们最喜欢的交通工具,尤其是在城市裡,不会使当局起疑心,这与当局已怀疑妇女或儿童(青少年)會进行自杀式炸弹袭击有关。
使用出租摩多車是掩盖肇事者身份的策略的一部分,也是混淆当局注意力的策略的一部分。事实证明,当局实际上未怀疑使用出租摩多车為工具的肇事者,使肇事者很容易進入并执行其恐怖计划。
由成年男子和未成年男子,进行的所有自杀式炸弹袭击行为都难以辨认,因为他们所穿的衣服与平民并无兩樣,因此不容易被人识别。
 
极端暴力中的妇女网络 
关于棉兰自杀式爆炸案,嫌犯的妻子参与其中,并由其妻子执行行动计划。 而且把巴厘岛定為下一個恐怖行動的目標。
看到身為人妻的勇气,有许多事情值得质疑。 首先,身為妻子会独自去實行独狼行動嗎? 其次,是谁激励他敢采取这一行动?第三,如果该行动使用自杀式炸弹,身為妻子是否有能力组装炸弹,是谁教她,她从哪里获得制造炸弹的材料以及为制造炸弹的资金由誰提供?第四,身為妻子是否纯粹出于自己的意念,要在巴厘岛实施恐怖行为?或者身為妻子是被另一方洗脑的受害者,在这种情况下,是她的老师或在线朋友?
根据新闻门户网站在2019年11月14日发布的新闻,该妻子被称为棉兰炸弹袭击者,其暴露时间早于其丈夫。 这意味着妻子已经经历了激进过程,无论是通过社交媒体还是与激进网络团体中的某人进行私人交流。
该消息称,他的妻子正在与一名女恐怖嫌犯进行通信,该名女嫌犯目前仍在棉兰的第二级女子监狱中。這名身為人妻的嫌犯经常到监狱中探望這一位女性妓女,当她几次探视後与女囚徒一起在监狱里计划該恐怖行動。
从这事件中可以汲取重要的教训,嫌犯是如何影響在監獄裡的囚犯进行极端暴力行为,或相反的被監獄裡的人所影響。
是否在監獄的女囚犯提供資料給這位身為人妻的女性? 帮助她實行恐怖行动计划?如果女性囚犯成为“導师”,政府无法再用一只眼睛看在監獄中的恐怖囚犯。
这事件表明,妇女也能够扮演恐怖分子和暴力策划者的角色。在以往时段里,妇女的作用仅限于犯罪者,而不是暴力本身的发起者或策划者。
如果仍在监狱服刑的女囚犯成为巴厘岛计划中的恐怖行動的“大脑”,那么女性的角色现在已经与男性相提并论,她们不仅扮演犯罪者的角色,而且可以成为极端暴力行動主謀的角色。
妇女日益重要的作用是一个新的现象。 因为,即使他们可能未包括在极端暴力组织结构中,也不能再低估他们的能力。对于参与预防和应对极端暴力(恐怖主义)工作的政府和88特種部隊而言,这对所有各方都是一个新的挑战。
这种现象也为监狱的反激進化工作提供了宝贵的经验與教训,因为政府和88特種部隊似乎不得不改变在监狱裡的反激進化方案。
政府和民间組織必须寻求其他方法,以便在监狱中消除激进主义的措施,使其他監獄裡的囚犯不被恐怖分子所利用。
对于政府和88特種部隊来说,这是一項挑战,因为恐怖主义行動是特別的司法犯罪,政府正在努力预防和应对极端暴力的出現,政府和88特種部隊必须共同努力制止这一行动。如果不立即处理这些暴力行動,将有更多的平民和警察成为受害者。</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