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科威总统再次实行一项不同寻常的政策,令人感到惊讶。他任命千禧一代7名年轻人为总统特别助理,许多人赞赏这一决定,认为它体现了总统的远见卓识,但这一政策同样也没少受到批评。 
这七位新助理都是年轻的企业家,他们被认为在经营企业方面取得成功,因此能够向总统提供执政所需要的新创意,他们是Putri Indahsari Tanjung、Adamas Belva Syah Devara、Ayu Kartika Dewi、Angkie Yudistia、Gracia Billy Yosaphat Membraar、Andi Taufan Garuda和Aminuddin Ma'ruf。 
此前已有来自不同背景,其中包括政界人士和前活动家的6人,因此总统特别助理如今共有13名。 
为什么佐科威需要千禧一代的特别助理?总统办公室幕僚长(KSP)负责人莫尔多科(Moeldoko)说,千禧一代特别助理的主要任务是在总统府与年轻人之间架起一座桥梁。 
莫尔多科在上周说:“总统希望在总统府和民众之间能够架起一座桥梁,桥接资深前辈与青年晚辈,以及在技术文盲和技术思维先进的人之间架起桥梁。” 
来自迦查玛达大学(UGM)的政治观察家Mada Sukmajati认为,有两个主要原因:首先,佐科威总统需要新颖、有创意和创新的想法;其次,佐科威希望向政客们及其支持政党传达一个信息,即政治性、主观和短期的想法可以与非政治、客观实用和长期的见解相平衡。 
不过,印尼政见(IPO)主管Dedi Kurnia表示,上述“千禧一代”的任命并不紧迫。11月23日,他在雅加达举行的题为“千禧一代对总统的影响”讨论会上说:“特别助理作为第二意见提供者,意味着他们的存在足以加强佐科威作为调和者的地位,主要看到年轻人机会的重要性。但从功能上来说并不显著。” 
他说,7名千禧一代特别助理不是来自普通圈子,因此只是甜味剂。他解释说:“首先,他们出生于大财团家庭,是有钱人的子女,而且他们受到的教育多数不是在国内。他们对总统的胜选有影响力,这是重要的一点。” 
政治观察家、反腐活动家 Adilsyah Lubis也持同样观点。 Adilsyah 恰恰担心的是,政治干预可能会扰乱或阻碍千禧一代实现所需的创新想法。 
他续称:“这仍然需要观察。因为那些保守和务实的团体可能进行政治干预。为什么?因为他们对目前的状况感到满意和舒适,不希望现状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改变。” 
国家行政学专家Refly Harun对上述千禧一代的任命表示遗憾。究其原因,那些成为总统特别助理的年轻人只是提供与某个问题相关的意见便可拿到高薪。Refly认为意见可以由专家来提供。 
佐科威总统不一定会接受特别助理的意见或建议。Refly说:“此外成为特别助理的千禧一代尚未具备各自领域的专业知识,不一定是他们各自领域的专家。总统不一定能获得相应的意见,因总统也不是每天和每次都需要听取他们的意见。” 
现在一切都发生了。我们只能希望这些千禧一代能够为国家和民族提供最好的思想和理念。在回应佐科威总统先前提出的决定,例如他任命Gojek首席执行官Nadiem  Makarim为教育和文化部长时,我们也持这种态度。 
佐科威总统希望通过将年轻人安置在政府的各个重要职位上来打破旧体制,这样我们就不会局限于刻板和老掉牙的思维方式中。我们希望向前迈进,因此需要新的突破,尽管上述震撼人心的政策也有很高的风险。 
如果我们不敢承担其巨大风险便不可能进步。因此,在总统作出决定后,我们只需要设法降低其风险,同时从这些变化中获得最大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