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的保险业近来备受关注。Jiwasraya保险业违约问题的处理尚未完成,今又出现另一家被问题困扰的国有保险公司,即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武装部队社会保险有限公司( Asabri)。
国有企业的“溃烂脓疮”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暴露出来。在Jiwasraya和Asabri案件浮出水面之前,其他国有企业也引发轩然大波,包括涉及印尼鹰航有限公司最高领导层的 “大型摩托车” 走私案。
政治、法律和安全事务统筹部长玛弗德(Mahfud MD)似乎对Asabri案非常担心。1月10日,点滴网引述他的话说:“我听说Asabri的腐败问题,与Jiwasraya案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其数额超过10兆盾。Asabri是等级低下的士兵、警察、退休士兵等的保险业,他们都不是大人物,很多都没有房子,出不去。”
玛弗德将传唤国营企业部长艾力克(Erick Thohir)和财政部长丝莉(Sri Mulyani)。如果证据确凿,玛弗德将亲自把案件移交给执法机构,无论是否有军人牵涉其中。“让我们监督其法律程序以揭发其内幕,没必要妄加猜测。因为总统已经下令:打击所有贪污分子,不可掩盖真相。”
Jiwasraya和Asabri案件有相似之处。两家公司都将客户资金投入股市,尽管他们也知道股市风险很高。而在政府的指导方针(POJK 71 / POJK.05 / 2016有关保险和再保险公司的财务健康)规定,银行存款的配置最高不得超过总投资的20 到50%,债券20%,国家有价证券10%和信托基金份额20%。
不幸的是,到2018年,Jiwasraya已在股市投资了超过50%的基金。虽然Asabri管理的基金在股市中的份额还不得而知,但有些股票的价值在2019年下跌了90%以上。
此事引发了公众对我国保险业可信度的质疑。除了这两家国有企业,其他几家保险公司,如Bumiputera人寿保险公司、Bumi Asih Jaya人寿保险公司和Bakrie人寿保险公司也被认为存在问题。
财政稽查署(BPK)成员 Achsanul Qosasi表示, Asabri有限公司已于2016年接受审计。在其调查结果中,财政稽查署认为Asabri的投资管理既无效又低效。“几乎和Jiwasraya公司一样。”上周媒体援引Achsanul的话说。
保险公司观察家Azuarini Diah Parwati认为,印尼保险公司必须从Jiwasraya和Asabri的案例中吸取教训,这样公众的信任度才不会下降。客户对保险公司的信任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保险公司对支付投保人索赔的承诺。
我们呼吁政府立即对Jiwasraya和Asabri案件进行快速彻底的处理。除了维护信誉,我们需要提醒国有企业在使用巨额国家资金时,必须明确其问责制。我们也支持案件的处理,不仅是在最高检察院,而且与肃清贪污委员会(KPK)合作。
我们认为对Jiwasraya案件的处理过于缓慢,因为最高检察院尽管调查了与此案有关的十几个人,却迄今未确定任何嫌疑人。
这两个案件将是对执法部门一视同仁地采取坚决行动的挑战和考验,如果越来越多的人担心这个案件的处理将了结无期,或甚至像世纪银行案那样,没有把应负最大负责的人判刑的话,就难免受到批评和指责。
我们需要强调政治、法律和安全事务统筹部长玛弗德在Asabri案件中坚决打击贪腐者所做的声明。同样,政府也应该对Jiwasraya案件采取类似的行动。这对于证实政府根除腐败的承诺是很重要的,同时也驳斥关于其资金的舞弊是为了政治等利益的各种臆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