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文商报雅加达讯】随着债务利息支出对国家收入的比率不断提高,最大限度地发挥支出的作用,来刺激经济的机会越来越小。
2019年国家收入达1957.2兆盾和债务利息支出达275.5兆盾,债务利息支出的比率对国家收入达14.07%。
另一方面,国家收入却仍未能显示高增长。而作为最大贡献的税收亦录得仅增长1.4%,落实1332.1兆盾,或占指标的84.4%。

印尼税务分析中心(CITA)主任Yustinus Prastowo称,未来需要加强鼓励税收收入的政策,其中是通过跟踪税务特赦(tax amnesty)结果数据来扩大税收基础。
居民身份证(NIK)也可用作经济活动的单一标记。他说,“在短期内,必须将居民身份证用作每次交易的税务发票上强制性身份。
政府亦需对税收便利计划进行评估,需要制定激励措施以加强出口,中小微企业,并将我国纳入全球价值链。

他说。政府必须解决收入问题,以免被债务利息所吸收。何况是,政府承诺加速支出落实以刺激经济。
经济金融发展研究所(Indef)经济学家Bhima Yudhistira认为,支出增长对减贫和失业的影响只是暂时的。他说,国家收支预算(APBN)必须鼓励更大比例的社会保护支出。(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