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30日正好是佐科威就職第二任總統的第100天, 若從佐科威總統就職的那天算起,前進內閣也工作了100天,有人說佐科總統在第二任期的100天裡所做的事情令人失望且非常擔憂,因為他趨向於忽視民主和不樹立法律。
最明顯的是,總統通过修订法律,使肅貪會(KPK)成为總統直接管轄下的一個機構。肅貪会不再是一个独立的机构,因为它的監督委員会成员由總統選出,且向總統負責,必须服从总统的命令。
即使再健康的民主制度,也需要一個監督的機構,因为权力久了往往会趨向腐败。掩割执法机构的權力,以及使总统成为超級強人,有人擔心会导致民主變得软弱與缺乏公正。一向以來,令人敬佩的肅貪委員会,也許会變成沒有牙齒的老虎,或失去了打老虎的勇氣,只打打小蒼蠅。
鬥爭民主黨(PDI-P)政治家哈伦·马西库(Harun Masiku)失踪的案子就是一例,据称哈伦是因為贿赂了大选委员会委员,以便可以入選成為鬥爭民主黨的國會議員,當肅貪会要扣留他歸案時,哈伦突然失蹤了,这说明了肅貪会在新的肅貪法之下是多麼無力。佐科威總統所選擇的監委會的廉正與公義值得怀疑。 哈伦·马斯库案使公眾对我国的执法情況大失所望,這也成為我國司法界不良的先例。
也许这就是佐科威總統欲達成經濟快速成長的一個理想所致,他希望在未来五年内,建立一个對投資者非常“优惠的投资制度”。作为一名商人,他认为;如果有許多投资经济发展才会成功。也許他认为消除貪污阻碍了經濟发展,努力吸引尽可能多的投资才是正确的。但是,如果總統认为消除貪污阻碍了投资,那才是真的错误。因為猖獗的貪污,会造成高成本的经济和社会的不公平。
佐科威總統的下一步就是以《創造工作機會》的名义制定新的“综合法”。 这项新法律将改变和简化与投资有关的70多項法律中的规则。其目的,其中有削减对投资者造成麻烦的重叠规则或條例。
有人認為,簡化後的新投資法律,將對环境造成破壞和對员工不利。因为它只一面倒的滿足投資者的願望,刪除一切對投資不利的法令,也顧不得即使該投資對環保或許不利。 比如,主管环保的負責人由企业家指派,而非由独立的第三方任命。
最重要的是,在他的第二任期的100天裡,佐科威政府不再听取民众的声音。例如,不接受部分人士拒绝将首都迁往加里曼丹的计划,他們認為这將破壞加里曼丹的森林,且将花费巨额經费,將導致我國的財政情況更加捉襟見肘,而他不理會這一切,堅持繼續其遷都計劃。
有人說,佐科威总统已聽不進去反對者的聲音。 制定综合法律的过程似乎也是一个秘密,因此公众无法提供意见。根据《经济学人》情报组的数据,过去五年来印尼的民主指数下降,低于马来西亚。该指数显示了佐科威總統的工作方式,許多人因此開始擔心印尼的民主是否会因此走下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