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纪念碑(Monas)廣場的振兴工程反映出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协调不力。两个政府机构對該工桯有不同意見,国务秘书部和雅加达首都特區政府,必须立即解决该工程面對一些问题,勿使民众蒙受更多损失。
該項目自2019年11月中开始以来,民族紀念碑廣場南面的振興工程,就不斷受到社交媒体的批评,因为它遷移了数百棵树,其中一些被砍伐或被重新安置。1月21日(周二),声称該工程已完成了80%以上被喊停工。 工程喊停并不是因为公民的批评,而是据透露该项目尚未获得“民族紀念碑廣場振興委員會的同意”。 国务秘書部長普拉蒂克诺(Pratikno)作为該委员会主席也因此被激怒了。
民族紀念碑廣場一帶(包括缓冲区和保护区)的管理受到中央政府特别监管,即使该地区位于雅加达省政府。 1995年第25号总统命令成立一個“民族紀念碑廣場管理和監督委員會”,包括在該地區的修護都必須先獲得該場管理和監督委員會的同意與批准,再由委員會向總統匯報。
民族紀念碑廣場的振興計劃的經費高达644億盾,將取自首都專區的预算,其實這已經違反了規定。荒谬之處即在此,首都專區省長是該委員會的秘書兼主席。這並非第一次對民族紀念碑做修護工程,以前各省长都有該工程,其實有這項目不是问题。
倘若有問題,国务秘书部应该提早谴责。因为,他们也参与了设计該項目的竞赛活動。如果該兩個距离仅几百米的機構之間有良好的溝通與协调順利的話,则不会发生中途停止項目的爭議。
問題是,中央官員與地方官員都忙著競選活動,那又是另一回事了。政治是用來管理国家的工具。诸如民族紀念碑廣場之类的公共设施,不应成为廉价政治游戏的斗爭工具。應該把公共利益置於优先的地位。
不久之前,由于政治精英所造成的公共损失是显而易见的,如1月份的几場大雨,极端降雨淹没了首都及其周边地区的部分土地。数十万人流离失所,数十人丧生。 除了由极端天气因素引起的洪水外,淹水的影响更为严重,因为雅加达的13条河流多年前開始的正常化工程€,至今还没有完成。 省长阿尼斯单方面停止了疏導和扩河工程,他不同意中央政府在控制洪水上的措施。
雅京省长阿尼斯必須立即完成振興民族紀念碑的許可証,且纠正所犯下的错误。中央政府和雅京省政府務必结束公开的政治不同調。雅京政府應該是執行該工程的單位,而國務秘書部代表中央政府,應扮演監督工程的角色,對執行上犯的錯誤,給與指責與改正。(1-2-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