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鄺耀章 
前伊斯蘭國組織(ISIS)最初是基地组织的一个分支组织,该组织最初于2004年以伊拉克伊斯兰国(ISI)的身份出现在伊拉克。该组织卷入了一场内战,始于當時一年前美国入侵伊拉克。 ISI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发动了致命攻击,目标是美軍和部落领导人。当时ISI被击退,但后来他们在摩苏尔建立了基地,成为了伊拉克的第二座城市。
2010年,Abu Bakar al-Baghdadi被任命为ISI负责人。 两年后,他受命将ISI扩大其範圍到叙利亚,叙利亚陷入了内战。 ISI从此处更改为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ISIS)。 然后,ISIS迅速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确立了地位。 2014年,Abu Bakar al-Baghdadi在巴格达的努里摩苏尔(Nuril Moul)清真寺宣布建立包括伊拉克和叙利亚在内的ISIS“伊斯蘭激進組織”。
根据与ISIS作战的官方联盟“固有决心行动”(CJTF-OIR)的数据,在Baghdadi宣布伊斯兰激进党之后,约有770万人生活在ISIS团体的领导下。 它们控制着约90,800平方公里的面积,几乎与葡萄牙一样大。
所有属于他們管辖范围的人都有义务缴纳税款,生活费和罚款,作为ISIS收入的来源。 事实上,伦敦国王学院国际激进主义与政治暴力国际中心(ICSR)的數據稱,2014年ISIS收入不少于19亿美元或折合26.8万亿盾。
此外,根据国际社会支持委员会的数据,由于希拉法(khilafah)政府系统的诱惑,也有41,490名外国人加入了伊斯兰国。 在ISIS的鼎盛时期,联盟估计每个月有50名外国成员来自包括印度尼西亚在内的多个国家。
在該队伍裡有印尼公民。 根据國家恐局(BNPT)的数据,大约有600人。 他们离开印尼誓要参加由巴格达迪(Baghdadi)建立的希拉法(Khilafah),起初看上去威武无比,使许多大国感到恐惧。
为了应对这一发展,美国随后成立了由70个国家组成的联盟,以镇压ISIS。 该行动始于2014年底,当时美国由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领导。 据法新社报道,在鎮压行动的4.5年中,国际联盟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发动了至少3.4万次空袭。
然后,在大约4400名士兵被杀之后,联盟改变了战略,开始训练和组织当地部队。该策略最终获得了回报,尤其是在伊拉克,当地军队开始在最初由ISIS控制的城市赢得胜利。高潮是他们在2017年成功佔領摩苏尔的时候。
奥巴马的继任者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继续推行镇压ISIS的政策。在整个2018年和2019年初,ISIS继续遭受失败。他们的剩余面积估计只有50平方公里,使其收入急剧下降至8.7亿美元左右,或在2016年达到约12.2万亿盾。
在2018年初,ISIS部队仅剩下数百人控制Baghouz村。 在一次袭击中,叙利亚民主力量(SDF)还控制了幼发拉底河沿岸的ISIS最后一个村庄。 SDF发言人穆斯塔法·巴厘(Mustafa Bali)的發言达到了高潮,然后宣布ISIS在2019年3月23日建立的哈里发組織结束。 自那时以後,来自包括印度尼西亚在内的各个国家的前伊斯兰国同情者一直生活在叙利亚的一个难民营中。
武汉爆发新冠狀肺炎病毒后,印尼民眾出现了一分为二的意見。 总统佐科威本人亲自表示拒绝接受伊斯兰国的前印尼公民。这至少在政治上是可以理解的。 这是因为,首先,佐科威政权与其他国家一樣,認為ISIS及他在世界各地的组织是全世界共同的敌人,必须消灭这种恐怖政权。
其次,很明显,无论从思想上还是政治上,前ISIS成員或相似教义的信徒們都不是佐科维的支持者。
另一方面,不能否认,現在仍有一些人同情那些流离失所的前伊斯兰国成員。 除了人权的借口外,他們之間一些人仍然具有印度尼西亚公民身份,而且大部份是儿童和妇女,他們應該只是受害者。 特别是被丈夫和他們的父母所強迫跟隨伊蘭國的受害者。 实际上,不久前,印尼人權委員會曾发出声音,他们要求政府考虑接受重返印尼的ISIS成員,特别是那些儿童。
此事件除了分裂印尼民众的意見之外,政府必须认真考虑前ISIS成員返回印尼的问题。他们曾经相信和选择远离Pancasila的意识形态,如果他們的思想无法被驯服,对国家的生存将是非常危险的。他們返回印尼後,對印尼的安全會有什麼影響與後果?
一位曾經跟隨ISIS 300天的菲比.蘭達尼(Febri Ramdani)印尼公民,在他的新書發佈會上,公開講述他跟隨ISIS受騙的經驗。
他說,ISIS的所作所為與他們的宣傳完全相反,他的家人到了敘利亞後,遭到他們的恐嚇與威脅。當初他是因為家庭鬧分裂,及受到ISIS的宣傳,以為ISIS會給他很多錢。2016年他赴敘利亞,在那兒生活了300天後,結果並不如他當初想像的一樣,最後他決定返回印尼。他勸告印尼的年輕人小心,不要再受到ISIS的宣傳所騙,當初他只聽信ISIS一面之詞,現在他後悔了。
政治法律與安全統籌部長馬福特(Mahfud )堅決拒絕接受前ISIS成員,並指他們已失去印尼公民的身份。為了國家與全民的安全,他拒絕前ISIS成員返回印尼。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