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鄺耀章
印尼新冠病毒的確診人數自3月3日首次公佈2例以來,至18/3日中午新增55例共達227例,確診人數可謂倍數上升,死亡人數19人,全愈人數11人,死亡人數已比全愈人數多,死亡率達8.2%,已是世界最高。
当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爆发猖獗时,只有两种方法可以阻止它:关闭受疫情影响的区域(封锁/lockdown)或减少居民之间的互动(社会距离/social distancing)。 印度尼西亚需要迅速学习這两个针对Covid-19已实施該战略鬥爭国家的经验。
实施封锁的国家包括中国。 當新冠病毒在湖北省首府武汉市爆发时,中国政府首先关闭了武汉市。湖北省人口约1100万人。 此后,中国關閉48個城市的海路、陸路與航空通道。公共交通完全停止以限制人类活动。所有商店和工厂都必須停工关门。
迄今为止,中国记录有80,880人受到新冠病毒的感染,其中3,213人死亡。这个世界大国的经济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毕竟,在许多其他国家,案件继续增加的情况下,中国成功减少了新冠病毒新的受害者。因此,中国式的锁定方法现在已被意大利、丹麦和爱尔兰等欧洲国家所模仿。
防止新冠病毒的另一种方法是减少在家庭以外的活动量。 实施“社会距离”(姿态最成功的国家是韩国,尽管該国记录了8236例新冠病毒阳性病例和75例死亡。
关键是,在实施社会疏远战略的同时,韩国还对民众免费进行了大规模检查。地方政府动员了所有人员和卫生设施,以便他们每天可以处理大约15,000个样本测试结果。该社区还可以了解受感染患者的旅行历史。全面战争最终使新冠病毒病例从2月底的每天600-800例减少到3月初以来的每天100-200例。
印尼政府似乎更喜欢远离社会(Social distancing)的选择,而不是封锁(lockdown)。 这是从佐科威总统的讲话中读到的,该讲话呼吁人民在家中学习、工作和崇拜,以最大程度地减少病毒传播。
问题在于,印尼政府没有像韩国政府那样的严厉實行。目前也还没有免费的体检服务。实际上,即使是付费的檢驗,人们也不得不排队数小时。当人民自我检查的意识增强时,相關医院通常仍然面临人员和设施有限的難題。
印尼大多数人們缺乏纪律,也阻碍了“社会隔离”的应用。 当政府建议人们减少在公共場所和拥挤的中心(例如市场)上的互动时,人们仍然很拥挤。实际上,如果没有共同的纪律,在与新冠病毒的斗争中,保持距离的策略很可能是徒劳的。
需要解决的另一个问题是中央政府与各地方政府之间的协调不力。 当雅加达特區省長阿尼斯.巴斯维丹(Anies Baswedan)减少了公共交通班次和频率时,佐科威总统却取消了特區省長使致搭客必須排長龍等公車的政策。阿尼斯的政策可能不得不被取消执行。总统的公开讽刺只表明两位领导人无法协调或互相竞争。
佐科威總統不同意這個時候採取封鎖的策略,因為封鎖將付出昂貴的代價,不到不得以的時候盡量不實行封鎖。中爪哇省長Ganjar Pranowo認為,保護人命比維持經濟更重要,倘若只著重維護經濟,會犧牲很多生命。雅京省長阿尼斯呼籲市民,沒有重要事務不要離開家門,有意實行封城政策。佐科威總統表示,是否封城由中央政府決定,封城非地方政府的權限。
馬來西亞自18/3日開始實行封鎖(lockd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