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灾难发生时,即如目前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之际犯下腐败罪行的不法分子,有被判死刑之虞。肃清贪污委员会(KPK)主席(Firli Bahuri)突如其来地发出上述警告,听起来很奇怪,这是菲利被任命为肃贪会主席以来最强硬的声明,尽管他的领导尚未取得任何成就。
虽然令人惊讶,但菲利的警告是有根据的,只是到现在还没有被应用过而已。在肃贪会的法律中,对判处死刑确实有规定。在2019年关于根除腐败的第19号第2条款中载明:“在某些情况下,如果犯下第(1)条款所述的腐败,则可判处死刑。”
在其说明中指出:本规定中所谓的“某些情况”是指可以作为对腐败罪犯提起刑事诉讼的条件,即犯罪是针对用以应对危险状态、国家自然灾害、广泛社会动荡和克服经济和货币危机的基金,以及重复地犯下腐败行为。
到目前为止,挪用自然灾害基金案件已发生了好几起,但没有任何贪污分子被判处死刑。例如,2006到2008年期间北苏门答腊尼亚斯(Nias)海啸灾难援助金腐败案、西努省马塔兰(Mataram)发生的勒索自然灾害基金案例、中苏拉威西省帕卢(Palu)市东加拉(Donggala)灾区的饮用水供应系统(SPAM)建设项目的腐败案件、以及西努省清真寺重建的腐败案。
目前在我们对新冠病毒的传播感到焦虑的情况下,肃贪会主席判处死刑的警告是恰当的。佐科威总统签署了2020年第4号总统指令(Inpres),内容涉及在加速处理新冠病毒疫情的背景下,重新调整各项活动重点、预算的重新分配和商品的采购以及服务。该预算数额肯定巨大,因除了政府预算外,还有来自国内外各方的援助金。
财政部长丝莉(Sri Mulyani)不久前表示,有62.3兆盾的预算可以重新分配,以应对疫情。她说:“迄今为止,我们根据总统的指示已经从机构支出中确定了62.3兆盾,并将这笔款项重新分配以确定优先级。”
她还发布了其日期为2020年3月15日的2020年第6号财政部通知函,以便所有政府部门/机构把原本用于国内和国外公务旅行的费用,转移作为新冠病毒疫情的减灾基金。丝莉说,预算的重新分配将在短时间内同时进行。
我们赞赏政府做好随时提供预算的准备,以缓解疫情期间的资金困难。我们同意人协议长班邦(Bambang Soesatyo)的要求,即让肃贪会监督预算基金的每一笔支出。他在上周说:“因此,没有一方试图通过舞弊减灾基金来获取个人利益。”
肃贪会必须积极参与监督公共资金的每分钱,以免被滥用。他说:“在那些道德败坏的人眼中,巨额的减灾基金是一种诱惑。肃贪会作为反腐败的先锋不能无所作为。肃贪会必须善加利用自己的雷达和直觉,防止减灾基金被挪用和舞弊。”
雅加达的万丹学生协会(HMB)也提出了同样的要求,该协会要求执法机构监督新冠病毒快速检测设备的采购、分发和实施,特别是在万丹省,他们认为需要特别监督。除了立法机构,肃贪会和万丹省地方警署(Polda)也要参与,以确保每个采购、分配和执行过程都无欺诈行为。
我们支持对庞大预算的使用实施严格的监督,并在新冠病毒爆发期间尽快加以发放。政府确实要谨慎行事,实行严格的规则,让官员不负责地使用基金的机会微乎其微。无论新冠病毒的处理有多困难和棘手,都必须透明负责地使用预算。
因此费利(Firli Bahuri)的警告仍然具有现实意义。我们不确定肃贪会是否会执行死刑制裁,但这种强调和声明是必要的,至少可使参与该减灾预算使用的官员不轻率行事,保持谨慎,并对公款的使用负起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