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鄺耀章
政府表示,已经准备了一筆特殊的基金用来预防和处理新冠病毒(Covid-19)爆发與擴散,該筆基金高达62万亿盾。 资金来自轉移自各部委和政府机构還可以暫延使用的經費。
一方面,62万亿盾的救灾基金预算表示,政府对预防和管理印尼大规模新冠病毒暴发重视的程度。但是,另一方面,大量的资金支出,也增加了担忧对不负责任的当事者滥用或貪污該筆經費。财政部长絲莉·穆利亚妮(Sri Mulyani)甚至警告,將严厉處置对該预算不負責任或貪污的官員。
实际上,除了准备用于处理新冠病毒(Covid-19)的专项拨款外,政府每年都会对灾害管理局拨出大量资金。 例如,在2019年,政府提供的减轻和管理自然灾害的预算高达15万亿盾。若与2018年的減輕和管理灾害资金相比,这筆經費急剧上升,2018年的灾害资金仅7万亿盾。在新冠病毒爆发之前,政府已为2020年的灾害储备基金准备了约5万亿盾的预算。
絲莉·穆利亚妮(Sri Mulyani)和各界对該筆预算或灾难基金可能性被濫用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在一些曾經遭受自然灾害的地区,出现了一些滥用灾害资金的腐败案件,例如:在亚齐、尼亚斯、东加拉和苏卡布米的海啸,以及西努沙登加拉省龙目岛的地震。
根据印尼腐败观察機構(ICW)的记录,在过去十年中,警察、检察機構或肅貪委员会至少處理了87起救灾资金腐败案件。 救灾资金腐败的关键在于紧急响应,灾区恢复或重建的阶段。由于灾难和紧急情况,通常在没有明确监督和责任的情况下,支付数百万甚至数十亿盾經費。
国家损失的款項与救灾资金有关的贿赂行为,从数千万盾到数十亿盾不等。最高审计署在2005年透露,亚齐和尼亚斯海啸灾难资金的偏差超过1500亿盾。貪污灾害基金者包括该地区的负责人、官员或部委,以及该地区灾害管理机构中的私营部门和政府官员。
根据反腐败法规,对灾难资金貪污者的实际惩罚是嚴重的。 关于消灭腐败犯罪的1999年第31号法律第2条第2款,甚至规定了对灾难资金的貪污者將判處死刑。
不幸的是,尽管救灾资金中的腐败现象猖獗,数十名肇事者已被绳之以法,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灾难性资金腐败者在法庭上被证明犯有重大的貪污罪,并被判处死刑。总体而言,判决仍然相对的輕。平均服刑5年以下。 惩罚的轻度和对犯罪者的威慑力不足,似乎是许多地区出現貪污救災基金腐败现象的原因之一。
为了防止救灾资金被濫用或貪污掉,政府可以采取一些措施,包括用于处理新冠病毒的救濟援助资金,这些资金将很快由政府支付。首先,政府和执法机构必须向管理的運用救灾资金的官员发出警告,將对貪污者给予严厉制裁。 预期该策略将减少对救灾资金的腐败意图。
第二,救灾资金的管理必须透明和负责。每个参与救灾管理的机构都必须公开宣布预算的使用,并愿意定期接受审核。这对于避免在项目运行期间減少腐败事件,且避免怀疑很重要。
第三,成立一个工作组,接受公众的投诉,并监督特殊救灾资金的使用。肅貪委員會和警察本可以组成一个联合小组,以监督使用新冠病毒处理救灾资金。如果发现有腐败及現象,该工作队可以立即进行调查,以对貪污救灾资金者产生威慑作用,随后将对貪污者进行起诉,并处以最高刑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