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佐科威总统照他自己说的那样,我国,包括首都雅加达在内将不会实施区域封锁。但是,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仍在继续传播,需要政府采取更严格的行动限制公民的活动空间,才能更有效地控制病毒的蔓延。 
特别是雅加达首都专区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继续增加,占了阳性患者和病故者的多数。最近的数据显示,我国新冠病毒阳性和病故的患者一半以上都在雅京。
此外,发生在雅加达Tamansari区HayamWuruk路的文化保护清真寺的案件表明,政府有必要制定非常严格的规定,使公民在运行社交距离与公共距离规则时更守纪律。上述清真寺几名教徒感染病毒后,数十年来在那里进行的Tabligh崇拜活动现在必须停止。清真寺里目前有100多人被隔离,包括一些外国人。
雅加达专区省长阿尼斯(AniesBaswedan)根据其权限只能将应急响应状态延长至2020年4月19日。因此,对居民在外活动的限制还在继续。上述状态被延长之后,雅加达的一些旅游景点被关闭,学校的教学活动也被暂停。 
要求中央政府制定更严厉措施的呼声不仅出现在雅加达,而且出现在各个地区。直葛(Tegal)市长德迪(Dedy Yon Supriyono)甚至毫不犹豫地用上“地方封锁”这个词来封锁该市。这是一个大胆的举动,因为佐科威总统已经强调该政策是中央政府的权力。一些地区则使用“非凡情况”(KLB)一词。
但是民众看到中央政府的决策过于缓慢。中华人民共和国总领事郭董浩在巴厘登巴刹市说,印度尼西亚需要执行最严格的政策,才能成功地防止新冠病毒的扩散,这似乎是正确的。郭董浩在3月27日说:“从最近的情况来看,我认为新冠病毒阳性患者人数的增加趋势确实与一些国家所经历的情况非常相似。” 
他举意大利为例,该国一个月前仅有650例阳性病例,但在短短30天内就猛增至7万例,美国也一样。安达拉新闻社引述郭董浩的话说:“很抱歉,作为朋友,我想提出一些建议,防止病毒的传播要采取最严格的措施。这是我们在中国的经验,也可以成为一个教训。” 
我国中央政府在处理人道主义危机方面除了模仿一些国家的行动,似乎没有太多的选择。很多人说现在为时已晚,但无论如何也比现在的不明确方向要好。 
政治、法律和人权统筹部长玛弗德(Mahfud Md)传达了有关政府正在准备法律保护伞的信号。他在3月27日向记者直播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现在我们正在准备封锁(规则),用印尼的官方语言来说是区域隔离。实际上,封锁就是区域隔离。”
根据马福德的说法,在2018年第6号法律中虽已有规定,但需要在总统条例中实施。马福德说:“根据2018年第6号法律,我们确承认区域隔离。这意味着为了共同的安全要限制人员的流动、限制人群聚集和限制人们的活动。”
交通部还制定了关于禁止机动车辆进出雅加达的条例。这项条例将成为外勤人员,特别是警方、军方和交通部共同阻止无论是高速公路还是国家公路使用者的机动车辆进出雅加达的准则。只有货运车辆和管理人员车辆例外。
越来越清楚的是政府将实施更为坚定的政策,但愿可以迅速采取行动,而不是迟疑不决。实施坚定政策的不仅是雅加达,也包括其他地区,因为几乎所有的省份均已受到新冠病毒的冲击。 
实施封锁政策的风险和后果将非常大,特别是在经济领域。政府必须对受到政策影响最大的人们表示高度关注,包括那些因此无法从事经济活动的边缘人群和民众,并满足其基本需要。政府有预算资金的来源,现在还需要计算各种项目和日常预算的资金分配,这些资金必须转用于资助克服这场人道主义危机的艰巨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