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邝耀章
在雅加达的密集居民区,冠状病毒(Covid-19)阳性病例数量不多,但政府和当地居民不要感到庆幸或放心。一旦传播,新冠病毒是不看社会地位或经济阶层来区分或选择受害者。任何人都可能受到致命病毒的攻击。
根据首都新冠病毒疫情分布的地图,例如,在北雅加达丹戎不碌(Tanjung Priok)区顺德(Sunter Agung)村,记录到58例新冠阳性病例。 2019年,该区的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12.5万人。若与西雅加达谭波拉(Tambora)区的Kali Anyar村比较。在谭波拉地区每平方公里有9.56万人的人口密度,仅记录了2例新冠疫情阳性病例。
根据这些对比数据,当然不能得出结论:人口稠密地区的居民可以不受新冠病毒的袭击。一个更合理的解释是,贫民窟和人口稠密地区的许多人可能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但他们进行健康检查的机会并不像上层或中产阶级居住区的人口那么灵活。
政府应将此情况视为对首都贫民窟和人口稠密地区群众监视和测试强度低的警报。因为到目前为止,新冠病毒在首都的快速测试地点的优先级不是基于人口密度。大规模测试基于对新冠病毒患者的联系进行跟踪,这些患者可能大多生活在人口较少的地区。
一旦在密集的居民区爆发疫情,控制疫情将非常困难。维持拥挤地区市民之间身体距离的活动并不容易。空气流通和卫生条件差会加速病毒的传播。贫民窟和人口稠密的居民区也没有足够的设施,可对没有症状但被怀疑患有新冠病毒的居民进行独立检疫。
许多国家的经验可作为政府宝贵的教训。在本月中旬,新加坡录得新冠病例激增最高。在短短的一天内新加坡记录了942名新冠病毒新患者。他们大多数是一起住在宿舍里的移工(外借劳工)。然后新加坡政府给他们特别隔离。对于违反者,将处以不同程度的罚款,金额从300-1,000新元不等,或相当于3.5-11百万盾。但是高额罚款尚未证明其效力。
在印度,孟买等大城市的贫民窟和密集的居民区也是新冠病毒疫情蔓延的红色区域。在巴西里约热内卢,新冠病毒爆发且开始蔓延到人口稠密的地区。当鼠疫袭击人口稠密的地区时,当地政府别无选择,只能将该区封锁。
印尼政府决不能寄望于新冠病毒不会在雅加达和其他大城市的密集居民区爆发。当疫情未在人口密集地区爆发之前,政府必须优先考虑对该地区居民的监督和测试。如果不是这样,在人口稠密的居民区的新冠病毒疫情案可能成为定时炸弹,其爆炸力可能会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