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鄺耀章
在3月至5月期间,國际油价跌至每桶20至23美元。这是世界历史上的最低价格记录。 实际上,在1998年和2008年的经济危机期间,石油价格确实下跌了,但没有今天那么糟糕。 2008年油价仍在每桶32美元左右。
石油价格下跌导致石油出口国的財富遭受損失。從事石油行业的公司例如沙特阿美(Saudi Aramco)和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一向以來从高油价中获利,現必須经历全面的调整。石油生产商必须修改生产指标,并提高效率。這使投机者和特定交易者佔盡优势。
由于石油生過量,及新冠病毒肆虐,各國各部門不活動所致。 国與國之间停止人员和货物及服务的流动,工业停止生產,航空公司不运作,所有人类的活动瘫痪。这对减少全球石油消耗和需求起了重要的影响。
同时,在供应方面石油生产国继续提高产量。 例如,沙特阿拉伯也出乎意料地大量生产石油。 4月,沙特阿拉伯每天生产了1200万桶石油,5月则每天生产850万桶。
在2020年3月至4月期间,投入市场的石油生产国平均每天达到2000万桶。这导致石油价格不斷下滑。尽管加入欧佩克的产油国已同意在5月至6月期间每天减产970万桶,但如果全球石油消费量下降,油价就不得不下調。
问题是,在國際油价下跌的背景下,印度尼西亚的國油公司(Pertamina)情况又如何?
應該有錢賺
印尼為了滿足国内石油的需求必須进口石油。 印尼國內的石油产量每年都在减少。截至2019年,印尼國內石油产量每天仅达到75万桶。而国内石油消费量达到每日150万桶。
因此,印尼必须進口石油,而一向以來印尼所购买的石油價格在每桶67美元。更不用说必须從中東进口達70%的液化石油气(LPG)。因為必須进口大量的石油與天然氣使印尼的國際贸易出現逆差。
从理论上讲,随着全球石油价格的下跌,印度尼西亚应该可以节省大量资金,改善由于石油和天然气进口量高而遭受的贸易差额。以便作為燃料分销公司的國油公司(Pertamina)可以降低燃油价格。但是,实际上,我國的燃油价格仍然居高不下。在國油(Pertamina)加油站,汽油价格仍约为每公升9000盾。
國油公司计划进口1000万桶原油,930万桶汽油和5倍的44吨液化石油氣(LPG),以降低公司的销售成本(COGS)。但是,作为國營公司的國油(Pertamina)不能像民營貿易公司那样行事。根据能源和矿产资源部長第42/2018号法规,國油公司有义务向国内油气合作合同承包商(KKKS)购买石油。这使得当國際石油价格下跌时,國油公司无法自由购买或进口便宜的國際石油。
根据该规定,KKKS可以在国外出售其石油產量。印尼2019年的每日石油总产量为80万桶,其中约20万至30万桶是KKKS用于出口的配額,另外國油公司 (Pertamina)购买了KKKS大约40%的石油以满足国内需求。
KKKS與國油公司已有合約,例如每年由PT Energi Mega Persada供應200万桶給國油,Chevron Pasific每天供應10万桶,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的Banyu Urip每天供應18.1万桶給國油公司。问题在于,KKKS油价比不上國際油价便宜。2020年3月,国内石油消费量因為新冠疫情而下降,而國油公司仍然以每桶24美元的价格向KKKS购买原油,而國際原油价格已降到每桶22美元的水平,這是因為受到第24/2008法规的限制。
國油公司总裁Nicke Widyawati说,國油公司的加油站继续运营,但由于政府实行了大规模的社交限制政策(PSBB),石油销售量下降到了50%。
由于飛機航班不运营,國油公司的航空燃油消耗也有所减少。例如,在Soekarno-Hatta机场,正常情况下平均消费量达到每天7,000千升。 目前已降至每天约1,400千升。
保持平衡
新冠病毒疫情(Covid-19)确实压低了國際石油价格,但未必会使印尼等石油进口国受益,因为国内消费也受到抑制。國油公司不仅是一家从事下游业务(分配燃油)的公司,也是一家购买石油的上游公司。
國油公司经营着印尼潜在的油气田,例如Mahakam区块(东加里曼丹)和ONWJ西爪哇油田。在上游,國油公司2020年每天生产40万桶石油。 价格下跌肯定会影响國油的上游业务。
國油公司必须在决定降低燃油价格之前保持业务平衡。 与当前的原油价格相比,某些國油公司油田的生产成本,实际上比現在的國际油價更高。 因此,上游价格无法隨時调降。
另一个问题是國油公司的油庫數量有限。 即使國油公司想要从國際市场购买数百万桶石油,石油存储庫还是不够的。國油公司的炼油厂每天仅可容纳约60万至80万桶石油。
一向以來,剩余的石油产量在新加坡的炼油厂进行处理。自2014年以来,國油公司一直在寻求更新炼油厂的合作伙伴,以提高炼油厂的生产能力,但計劃尚未能实现。例如,由于國油公司的合伙人沙特阿美公司(Saudi Aramco)对國油公司的商业计划和政府不感兴趣,因此Cilacap炼油厂的更新計劃仍然受到阻碍。另外,政府确实已在东爪哇开始了杜班炼油厂(Kilang Tuban)的建设,但目前还未能開始商业运作。
通过最大程度地利用油箱和轮船作为临时储存油庫,以预料在新冠疫情期間,燃油的供过于求。在下游,如果政府希望降低燃油价格,则政府需要增加燃油补贴以确保國油公司的业务发展。
能源和矿产资源部还可以根据新冠病毒大流行病制定新规则,以根据國際市场價格调整KKKS供應國油公司的石油价格。 當國際油价下跌时,可以讓國油公司到國際市场上购买石油。
政府可以用减税的形式,提供财政激励措施供KKKS,以防止疫情后KKKS的油气生产量繼續下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