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鄺耀章
严格禁止返鄉過節,包括在没有“大规模社交限制”(PSBB)的地区,對要回鄉的鄉民很不公平。他们无法返回家乡。他们被警察拦住,并要求拆回原地。实际上,即使他们再次返回原地,他們已經失去了原有的工作,甚至不再有居住的地方,他们已经退去了寄宿的地方,他们将无法维持生计。
原在雅加达工作移工(外地來的勞工),离开首都要返回他們原來的鄉村,在路途中遭到拦截。例如,经由小路到孔雀港的移工在港口被拦截。經過公路離開雅京的移工也被拆返。
雅加达确实是新冠病毒(Covid-19)的红色区域。每个从红色区域出来的人都被认为是新冠病毒的传播者。但是,以巴厘岛为生来自Jember Regency,Lumajang和Situbondo的移工为什么到了Gilimasuk港也被告知要拆回去呢?巴厘岛不是实施“大规模社交限制”的地区。
似乎阻止所有的返鄉客返回家园是否有這必要?特别是从被归类为“非新冠疫情”地区的鄉民。特别是如果您还记得佐科威总统的话,即“回鄉”(pulang Kampung )与“返鄉過節”(Mudik)之间的区别。 回鄉不是想家,而是因为它被迫辭去在外地的工作。如果没有了工作,就没有了收入。那么它们如何满足在外地的日常生活的需求呢?
地方政府和安全部队应符合总统的论点:只要願意遵守規定,例如戴口罩,不是使用公共交通工具,願意被隔离14天,就让他们回家。 那些被拆返的返鄉者,多是使用摩托车或包车,只要他們已遵守戴口罩及保持距離,並且能証明沒有被新冠病毒感染,如体溫在37度以下,應該可以讓他們返鄉。
要返鄉但被拆回的移工,还有一个更可悲的问题。他们回到來工作的地方已沒有了居所,也沒有了工作。如果没有足够的儲蓄,他们每天如何生活?社会救助能否触及这些移工?
以雅加达为例,不返鄉的移工确实可以寄希望于雅京政府的帮助。已返鄉的移工如果该地区也实行“大规模的社交限制”的話,政府法律也保证提供社会援助。尽管有人懷疑,是否每位移工都可以獲得政府提供的社会援助金?因為政府也沒有正確的資料,究竟誰有資格領到政府的社会救助金,雖然已经有一种分配援助金的政策。
在没有实施“大规模社交限制”的地区,例如巴厘岛,也没有针对外來移工的数据與資料。他们没有巴厘岛的身份证,這些移工通常是在非正規部门谋生。  
政府呼籲一起克服新冠病毒,民眾務必按照政府的指导一起對抗新冠病毒。雖然政府必須準備更大的社会援助款,而不只是根据希望之家计划或被称为弱勢家庭的数据。在新冠病毒肆虐的情況下,穷人的数量增加。留在家中不出門或出門戴口罩,也是幫助政府對抗新冠病毒的一個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