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鄺耀章
针对新冠病毒流感大流行的战争尚未結束,我们突然被大众媒体的新闻和社交媒体上的視頻所震惊,那是有關我國勞工在外国渔船上工作的遭遇。
某些媒体称這是人道主义的悲剧。在三艘带有中国国旗的渔船中,多达18名我國國藉的船员(ABK)不仅被疑經历了现代奴隶制的事件。他们被剥削、薪水不高,工作时间超出正常水平。 据称他们仍然很坚强,雖然经历了人权被侵犯事件。
甚至他们死后,没有比他们活著在船上“被奴隶”更好。 途中,18名工作在船上机组人员中有3名死于疾病。 他们没有被带到岸上,在家人的同意下進行了海葬。 船靠岸后,另一名机组人员在韩国釜山的一家医院死亡。
尽管根据国际劳工组织《海员服务条例》的规定,海葬是处理尸体的一种选择,但該事件卻震惊了公众。
有些人感到震惊,显然到目前为止,印度尼西亚在海洋领域的勞工受到法律保护的程度非常薄弱。但是,对于其他一些人,尤其是保护勞工的激进主义者,人权激进主义者和环境激进主义者,可能對这一事实并不感到奇怪。
长期以来,印度尼西亚海洋和渔业部门勞工的命运非常容易受到剥削或奴役。实际上,很可能趨向以贩运人口勾當。其中一個原因是他们没有受到國家法律的保护。
诚然,没有受到足够的法律保护。关于保护印度尼西亚移民勞工的第18/2017号法律,的确要求保護在海洋和渔业部门工作的我國移民勞工,他們需要法律的保護。
但是,实际上到目前为止,保護在海上工作的我國移民勞工條例仍然是零。 這使他们不得不面对暴风雨時,仍没有配备雨伞。
因此,政府必須对此案有正確的反应,不应草率。且必须坚定不移,不要忘记他們是我國的公民,雖然他們极容易且经常被任意对待。
我们可能会生气,但是仅仅激怒船东公司和在船上悬挂国旗的政府是不合适的。目前最主要的是,政府必须充分追究那四名遇难船员的权利。
以及為目前正在韩国进行检疫的14名船员提供最大的保护,同时确保他们在检疫期结束后返回我国。
前幾天在外交部長雷特诺·马尔苏迪(Retno Marsudi)在雅加达与中国驻印度尼西亚大使肖千閣下进行讨论時,印度尼西亚政府要求中方作出澄清,并提供正確的信息,是否該三名在船上工作的移民勞工已進行海葬及其善後程序如何,是否已經符合国际劳工组织的标准。
我方也要求中国政府支持及帮助,促使船公司負起印度尼西亚机组人员权利的责任。而我國国内也必须立即改善相關法律。
不要只是说这次事件应该是最后一次,而是就此忘记了此事件,并回到忽略對海洋和渔业部门移民勞工,提供确定性的法律與保护的责任。
相關规则也必须同步。有关海洋部门的移民勞工的事務,至少有三个相關的部委/机构,分别是海事和渔业部,人力部和印尼移民勞工保护局(BP2MI)。
但是,修改保护印尼移民勞工的第18/2017号法律,制定其衍生规则需要較長的時間。無論如何, 不要让在船工作我國移民勞工的命运繼續被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