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文版商报雅加达讯】在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肆虐期间,健康社保机构(BPJS Kesehatan)保费的上调,加重了民众购买力负担,或将阻碍政府恢复经济的努力。
不久前,政府发布2020年第64号政府条例,这是对有关健康社保机构参与者保费的2018年第82号总统条例的第二次修正。
上述修正条例的重点,是非受薪劳工参与者(PBPU)和非劳工(BP)或独立参与者保费的涨升。此前仅由参与者支付的保费如今获得中央或地方支付的资助。独立参与者是非正规劳工,也称作非受薪劳工,他们的保费不是由企业承担。
健康社保机构公关部主任M. Iqbal Anas Ma’ruf称,从2020年7月1日起,国民健康保障计划(JKN)-健康印尼卡(KIS)的非受薪劳工参与者和独立参与者的保费调整为第一级15万盾,第二级10万盾和第三级4万2000盾。
作为政府对受新冠病毒影响的民众财务状况的一种关注,Iqbal说政府为非受薪劳工参与者和第三级非劳工独立参与者制定特别政策。今年上述参与者的保费定为2万5500盾,其不足的1万6500盾由政府资助。
他在日前表示:“随后从2021年开始,非受薪劳工参与者和第三级非劳工独立参与者须支付3万5000盾保费,由政府资助7000盾。”他认为自从总统条例生效后,健康社保机构向医院和保健机构支付的债务变得更有保障,到期债务索赔的欠款也减少了许多。
经济统筹部长艾尔朗卡(Airlangga Hartarto)称,政府调整健康社保机构保费的措施,旨在维持全民健康社保机构运营的可持续性。政府拨出的津贴将成为第三阶段的财政刺激部分。
BPJS观察机构宣传协调员Timboel Siregar认为,保费的上调不一定可以直接提高健康社保机构的收入。因为目前的民众购买力受疫情抑制,许多参与者只能降级。
经济与金融发展研究机构(Indef)资深经济学家Enny Sri Hartati称,政府一方面通过社会援助减轻民众对生活必需品的负担,另一方面却提高健康社保机构保费,加重民众负担,徒劳无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