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大流行迫使经济回到19世纪以前的状态,即没有全球运输网络与制造业停顿的年代。一向以来成为全球化中心的经济部门 ;即全球制造业网络、全球服务和运输网络“仿佛迷失了”。从生产方面来看,制造能力的下降对石油、天然气和矿产等能源需求的下降产生了影响。大流行病也使世界范围内对电子产品、汽车、服装和鞋类等制成品的需求急剧下降。生产网络的减弱,全球需求的增长以及人员的动员,对其他服务部门(如住宿、饭店和零售贸易)产生了广泛影响。
全球生产和服务网络的减少反映在包括印度尼西亚在内的所有国家的国际贸易和投资的减少。投资流量和国际贸易的下降使经济失去了主要的增长来源。消费也下降,因为消费与增长之间的关系是因果关系。当消费下降时,宏观经济的需求方下降,因此经济增长来源的希望就在于政府支出。但是这存在挑战。首先,由于经济活动减少,政府收入也下降了。第二,经济中总消费的比重达到政府消费的四倍。也就是说,大流行不仅减少了供应方,而且减少了需求。可以预见的是,短期内,政府支出的重点是应对大流行病,提供社会安全网以及为房地产和金融部门提供支持,从而帮助消费受影响社区的基本需求。
基本上,推动经济增长的是商业世界。政府的作用是克服大流行病的影响并支持商业世界。在工厂以及建筑、交通、购物中心、饭店、旅馆和旅游区中的经济活动将不同于大流行病之前。保持社交距离和戴口罩等健康规定将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直到找到疫苗和药物为止。这意味着当前的生产和服务能力不会像大流行病之前那样大。
哪些经济领域有潜力成为推动力?农业、食品和饮料制造业、建筑业以及贸易和金融服务业是潜在的推动力。在大流行病期间,信息和通信部门、政府服务、教育、卫生和社会活动是主要部门。由于对卫生服务,教育,社交活动和数据的需求很高,因此占主导地位,特别是因为所有活动,无论是工作、学习还是崇拜,都必须在家中在线进行。交通、住宿、餐饮和物流业将成主导与主要的动力。
在大流行病期间,受经济影响最大的行业是与其他行业接触最多的行业。该部门具有推动其他部门向前的动力,从这种关系中可以看到,这些部门供应其他部门,而由于它们供应其他部门,使它们与其他部门拥有相当密切的关系。印度尼西亚的投入生产表明,电子产品、电脑、生产机械、汽车和纺织原料是与其他部门拥有最紧密的关系。这种制造业实际上承受着全球大流行病的影响,因为服装、鞋类、纺织品、电子产品和汽车工业是受全球网络削弱最严重的19至21世纪的工业。该制造部门复苏需要时间,因为它正在等待全球的生产和投资网络恢复正常。
另一方面,当全球经济正在崩溃,许多国家被迫生产自己的所有需求。对氧气呼吸器(Ventilator),医院病床,个人防护设备和药品等医疗设备的需求正在增长,而世界供应却很有限,因此这些重要产品变得稀缺。印度尼西亚擅长缝制和装配,但要进口原材料和机械,因此必须通过自己制造原材料和机械来取得重大飞跃。事实证明,某些产品(例如氧气呼吸机)可以由印度尼西亚独立生产。 Pandemic指出,印度尼西亚有能力将其经济从原材料生产商、制造商和裁缝商转变为原材料和机械生产商。在等待全球网络恢复活力的同时,印度尼西亚可以为经济转型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