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邝耀章
政府不因为必须对抗冠状病毒大流行,而失去对供应大米的关注。在经历了五年的“干旱”之后,今年的稻农们得到了一个好消息。政府通过2020年24号贸易部长条例有关《谷物或大米政府购买价格(HPP)》以提高谷物/大米政府收购价 (HPP)。该政策改变了2015年第5号总统指示中的谷物/大米收价,其中涉及政府对谷物/大米采购和分配政策。收购价(HPP)上升了13.5%至14.1%。
长期以来,政府一直敦促要修改HPP。原因是,通过2015年第5号总统指令时,当时的情况与现在的情况大不相同。5年来生产成本不断上涨。 实际上,成本的上涨比农产品的上涨更为敏捷。如果不提高谷物/大米的价格,农民的收入和福利将保持较低水平,并会日益下降。
农民福利的下降不仅是由于谷物成本价格的上涨,再加上通货膨胀。这反映在未糙米的生产成本(GKP)上,该成本基于种子库和农民技术协会(AB2TI)和印度尼西亚农民与渔民协会(Intani)的调查结果,每公斤4,500-4,532盾。
此外,未调整的基准收购价,使国粮署(Bulog)难以收购国内生产的谷物/大米。从2015年甚至更早的年份开始,国粮署(Bulog)的收购价格始终低于市场价格。 政府规定国粮署的收购价可以有10%的灵活性,但10%的灵活性似乎对农民仍然没有帮助,因为国粮署的收购价格仍然低于市场的收购价格。这就是为何国粮署(Bulog)始终失败的原因,2015-2019年,国粮署仅成功采购了指标的54.8%至82.3%。
从理论上讲,增加谷物 /大米的收购价将改善国粮署对谷物/大米的采购。但是,考虑到当今市场价格的现实情况,这样的改善可能不太明显。根据中央统计局的资料,到2020年3月,全国农场平均未糙米生产成本(GKP)达到每公斤4936印度尼西亚盾,远高于政府新的收购价(HPP)。即使收割季节(3月至5月)是国粮署(Bulog)促进采购的最佳时机。在此期间的全国大米产量达到60-65%。如果错过了这一势头,国粮署将很难获得稻米。因为,从雨季尾期种殖到旱季初稻米的收成(6月至9月)和干旱期(2020年10月至2021年2月)中,稻米价格甚至更高。
目前在国粮署仓库中有142万吨大米。政府大米储备总量为136万吨,其余的74万吨为进口大米。随着时间的流逝,2018年剩余的进口大米的质量将下降。 
因此,为了不使大米变坏,并且不重复如2019年底的2万吨大米的处理,需要用新鲜大米更新此库存。 
政府是已指定國糧署為新冠大流行受害者提供社會援助大米的供應商。政府已經制定了一系列政策和援助以應對新冠病毒大流行(Covid-19),總共是405.1萬億盾,其中110萬億盾用於社會保障網。例如,“非現金食品援助計畫”(BPNT)或“九種生活必須品”(Sembako),援助的目標是2000萬個家庭。 每個家庭在九個月內每月可獲得20萬盾。
假設每個家庭收到10公斤大米,則非現金食品援助(BPNT)計畫自4月至12月需求的大米為180萬噸。如果這些需求的一半由國糧署(Bulog)供應,那麼該機構可以減少倉庫中的舊庫存。同時,從國糧署(Bulog)倉庫中放出大米有潛力抑制市場上大米的價格,近來大米價格會繼續上漲。那是因為許多碾米廠收到了地方政府用來供應社會援助的訂單。
大米價格穩定將使穀物價格穩定。這為國糧署提供了增加收購國內生產稻米的機會。從國內生產中獲得的大米採購量的改善將加強政府的大米儲備。
這一步對準備以後旱季面對稻米生產危機時非常重要。印尼不能對進口大米有太大的期望。除了價格昂貴之外,主要的稻米生產和出口國,例如越南,泰國和緬甸,開始限制出口稻米,甚至關閉出口大米之路。因此,政府調漲大米收購價具有一石二鳥的效應,此方法解決了許多問題;比如更換了國糧署(Bulog)的舊庫存,大米價格更加穩定,及國糧署採購民間大米措施得到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