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报道,商业竞争监督委员会(KPPU)正在调查五个商业参与者在确定燃油零售价格方面的违法嫌疑。2020年3月以来,这些参与者没有降低非补贴燃油的价格,尽管世界燃油价格已自年初以来下降,KPPU由此觉察出其中的违法问题。
这是需要立即跟进的一个重要调查结果,以便向民众披露燃油价格不下降的真正原因。KPPU指出,这违反关于禁止商业参与者共同定价的第5条法规。媒体在5月15日报道,KPPU成员Guntur S.Saragih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说:“目前,KPPU掌握了作为执法依据的证据。”。
燃油零售价格的基本公式已由能源和矿产资源部长第62.K/12/MEM/2020号法令规定,并于2020年3月1日生效。该法令规范通过公共加油站和/或渔民燃油分销的普通类型汽油和柴油渠道零售价格计算的基本价格公式。
根据这个公式,商业参与者设定的竞争价格可与销售利润率的大小相关。他续称:“因为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存储和分销成本,以及自己的利润销售偏好,区分他们在确定燃油零售价格的能力。”
自2020年3月以来,非补贴燃油价格趋于停滞,RON98平均是9850盾、RON95是9000盾和RON90是7650盾。而越南和马来西亚等东盟国家的类似燃油价格已自2020年2月以来下降38%。Guntur说:“KPPU怀疑,我国的商业参与者们串通一气,都不降低非补贴燃油的价格。”
KPPU还研究了燃油行业寡头垄断市场结构的性质。由于商业参与者数量有限,侵犯商业竞争规定的可能性相当高。有人怀疑可能存在北塔米纳(Pertamina)的价格领先现象,根据其分销能力或拥有的公共加油站数量,北塔米纳可以控制整个燃油销售市场的98.3%。
众所周知,由于欧佩克(OPEC)未能与其盟国就减产达成协议,原油价格下跌了30%。再加上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爆发,导致原油需求减弱,遂使今年油价大幅下跌。充足的货源供给还可能进一步压低原油价格。
对我国来说,世界油价下跌的影响既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财政部长丝莉(Sri Mulyani)不久前说:“在经济低迷的情况下,若从刺激而且减轻负担的角度来看,这是其中一个积极的因素。”
价格下跌对进口大量原油的北塔米纳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另一方面,原油价格下跌也对国家收入产生影响。她说:“我们的石油进口量很大,意即石油价格的下降是使北塔米纳进口负担减轻的原因之一,这将在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中反映出来。”
我们想提醒政府采取果断行动,支持KPPU的上述调查结果,因为政府需要空间来制定合理和公平的燃油价格政策。须知民众还清楚地记得,在佐科威总统执政初期,政府曾发表声明,建立根据原油价格调整的一个燃油价格新制度。
政府仍然不调低燃油价格的政策让消费者感到非常遗憾,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不公平的,在此困难时期,高价燃油削弱了民众的购买力。政府必须设法支持商界,特别是中小微型企业,让它们在当前困难的形势下能够继续发挥作用。
对KPPU调查结果的后续行动非常重要。政府应协调和全力支持KPPU调查违法嫌疑的步骤。牵涉其中的每个人都必须受到制裁。惟如此,政府才能够根据世界原油价格的发展情况,制定合理和公平的燃油价格。
我们完全支持KPPU的调查,并希望尽快彻底解决之。成功的话,这将是对长期由卡特尔控制的原油和燃油贸易路线的健康正常化作出的重要贡献。燃油价格的降低不仅可以成为中小企业和非正规部门发展的动力,还可以拯救民众日益下降的购买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