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使<a name="_Hlk40715455">一切都变得不寻常</a>。不仅人类的活动受到限制,如今开斋节前夕的情况也与往年大不相同,开斋节不再成为推动生产和消费的动力,因为生产和消费量同时都在急剧下降。
5月份前两周与4月份相比趋于下降的零售销售表现,进一步说明了这种情况。印尼购物中心租户协会(Hippindo)主席Budihardjo Iduansjah表示,斋戒月至开斋节前夕的现代零售业销售额仅占2019年总营业额的30%左右,其下降幅度之大由此可见。
Budiharjo表示,在1到4月期间,快速消费品(FMCG)的市场销售额有所增长,但这是由于恐慌性购买和人们为应对大城市的大规模社会距离(PSBB)政策作准备所致。
更糟糕的情况发生在现代生活方式领域。据估计,在一些尚未大规模关闭店铺的城市,它们仍然在营业,但他预测,该领域的全国总营业额仅为正常情况的10%。他说: “现代生活方式部分的营业额为零,因为时装店、美发美容院和游戏中心等的服务已经停顿。至于食品和饮料可能降到80%,几乎没有能够正常营业的。”
来自金融部门的报告也显示出持续的低迷。斋戒月期间,西努沙登加拉省(NTB)的银行对资金的需求下降了63%。西努省央行分行的负责人Achris Sarwani在他的书面声明中说: “自4月24日斋戒月开始至2020年5月6日,流入央行的金额录得967亿盾,比2019年同期的2593亿盾减少63%。”
与此同时,2020年这一时期的资金流出量达到5145亿盾,与2019年同期的5764亿盾相比,下降11%。Achris说: “ 专门用于小面额货币(UPK)的流出资金甚至减少60%。”
这表明,为防止新冠病毒的传播而限制活动的结果,民众的交易受限,因此对小面额货币的需求也减少了。不过他续称,斋戒月快结束时,对资金的需求仍然很高,银行在开斋节假期前夕开始增加民众和政府的现金储备。
Achris解释说:<a name="_Hlk40717594">“</a>为了应对通常在开斋节前两周支付的工资和假期津贴,与2019年相比,2020年资金流出量的减少幅度还不算太大。”
央行估计,在斋戒月结束之前,因开斋节返乡活动受到限制,银行流入和流出的现金仍然很少。他补充说: “此外,无论是央行还是银行都将限制现金兑换服务,借此敦促民众更多地使用非现金支付工具。”
银行当然已经做好了准备,通过别名现金透支的信用卡降低最大现金提取限额。理由是病毒大流行期间人们的购买力下降。万自立银行(BMRI)信用卡高级副总裁Lila Noya上周对Kontan.co.id称: “我们正在探讨降低现金取款限额。原因不在于流动性,而在于计算客户的付账能力。”
事实上,信用卡业务目前正面对许多竞争对手如Tekfin,以及在线市场上的paylater付款功能。
而自2020年5月1日以来,中亚银行(BBCA)已经将提款限额从信用卡限额的40%下调至20%。中亚银行董事Santoso Liem说,公司采取该措施的原因之一,是为了支持非现金交易,特别是在目前的新冠病毒流行期间。
这种情况实际上是对政府和民众适应疫情不知何时结束局面的一种考验。越来越令人不安的是,各地区商品的稀缺加剧了情况的恶化。大雅加达地区(Jabodetabek) 最近砂糖匮乏就是一例。
商品短缺成为加剧情况复杂性的一种现象,因为往常在开斋节之前商品都供过于求。需求增加,但消费者购买力下降,而商品供应也不足的情况,希望能很快结束,让经济能够健康地发展和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