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能源和矿业资源领域,特别是有关新的可再生能源(EBT)出现引人关注的信息。在可再生能源方面投资疲软之际,事实证明,政府还没有完成地热销售基准价格费率方案的制定。
 
这个事实引人之处在于政府还在努力选择地热费率方案,即新能源补贴政策(feed in tariff)和最高的基准价格。其实,这期间地热投资者十分希望该费率方案可以立即以总统条例的形式载明。
 
往日基于供应成本(BPP)、由国家电力公司(PLN)规定的费率方案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被认为是不合适的。此外从技术方面,以确保某一地点的地热储量的数据确定性,也不是最佳的。勘探数据的质量仍然很低,甚至还没有达到钻井数据的交付。
 
实际上,上游的高风险要求地热数据必须达到推荐的利用确定性。由于尚未制定新的费率以代替供应成本方案,2025年国家能源总体规划中23%能源混合目标的实现肯定会延迟。
 
其实,基于能源和矿业资源部(ESDM)数据,我国的地热潜力达到29.5千兆瓦(GW)并分布在330个点上。该地热潜力包括总计1万1073兆瓦(MW)的能源和1万7453兆瓦的储量。遗憾的是上述地球内部的自然潜力只有11.5%已被利用。
 
眼下只有少数地热能发电厂(PLTP)成为国家的重点项目。比如西爪哇的Kamojang和StarEnergiWayangWindu地热能发电厂、北苏拉威西北塔米纳的Lahendong地区地热能发电厂、中爪哇的Geo Dipa能源地热能发电厂和北苏门答腊的Sibayak地区地热能发电厂。
 
不知受到什么羁绊,以致新能源补贴政策至今尚未被实施。其实根据由能源和矿业资源部小组一年前进行的评估,向绿色能源发电厂购买的费率方案被认为是友好的,可以满足投资者的需求。
 
通过该方案其价格将基于可再生能源种类加以区分,鉴于地热、太阳能电池板,生物质能和水能等各种可再生能源,在开发和技术成本上有差异,因此需要区分。通过该新配方,目前近70%由被认为不环保的化石能源所主导的能源结构将发生变化。
 
对于绿色能源投资者来说,实行确定的新价格的确是重要的。在等待实行新价格的法律保护伞最后定案的同时,政府应确保可再生能源的使用不仅仅集中在地热开发上。该地热能源以价格昂贵著称,导致电价变得没有竞争力。
 
 
实际上,在太阳能和风能发电厂的发展得到更大鼓励的时代,可再生能源技术是很有竞争力的。不然,能源发展的重点将仅仅围绕化石能源而已。
 
能源和矿业资源部应加速扫除最终阻止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的技术壁垒,发展绿色能源是未来的希望。有鉴于此,向着可再生能源的能源转型成为需要为之奋斗的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