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邝耀章

经济逻辑与Covid-19危机管理政策无关,但这些政策是可以理解的。没有其它方法可以防止经济危机,它也有可能引起政治危机。
如果现在有人不能入睡,那么经济技术专家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没有人能知道应如何摆脱大流行病更有办法。因此政治合作是必须的,因为政治动荡将损害各方。
为了防止Covid-19大流行病而造成的经济衰退,全世界正在推出经济刺激措施。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常务董事克里斯塔利娜(Kristalina Georgieva)2020年6月9日称,全球约有9万亿美元的刺激资金在启动。
刺激基金总额是两项政策的结合。第一、政府支出预算增加,使预算赤字超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这称为财政政策。另一种通过降低利率由中央银行购买公司债务证券的方式被称为货币宽松政策。财政和货币政策的这种大量发放资金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英国经济学家John Maynard Keynes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制定的政策的重演。
这两项使资金大量发放的矛盾政策的启动,其主要目的是为了防止经济活动的下滑,因为为了防止大流行病毒的扩散,一些国家或地区进行了隔离或封城政策,从而扰乱了经济活动。
封城已经阻止了一个国家或国际上的人口流动。流动性是一种非数字交易方式,大部分交易都处于瘫痪状态,使刺激措施却被削弱了。世界不是因为缺乏钱而是充斥着金钱,而因为交易停滞不前。当金钱随着产量增加时,这与Irfing Fisher的基本理论互相冲突。Irfing Fisher的理论说;当产量减少时,而资金增加了,这无论快或慢都会造成通货膨胀。
在此阶段,经济逻辑起不了作用。但这项政策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没有其它方法可以防止经济活动下滑,而它有可能会引起政治危机,即政府失去工作能力。没有人去质疑这种逻辑,这是可以理解的。亚洲开发银行(ADB)预测,大流行病毒有可能消除5.8万亿至8.8万亿美元的经济附加价值,相当于全球GDP的6.4-9.7%。
目前突然出现的另一种理论是,在美国减税和对富裕公民特赦税收(在许多国家/地区)实施的财政刺激措施。政府收入的主要来源来自税收,但由于在大流行之时减少了税收。因此,各国政府依靠增加债务来将资金投入市场。
例如,日本已准备好将其债务比例从2010年的GDP的240%增加到2020年的GDP的250%。安全债务的比例是GDP的60%。政府预算赤字从国内生产总值的3%的上限(认为是安全的)提高到3%以上。这适用于许多国家,这肯定会产生通货膨胀效应,并有可能破坏债务支付的连续性。这是国家预算耗尽的结果,其中包括由于各种其它因素导致税收减少。
中美贸易战
另一个问题是中美贸易战,这阻止了某些商品和服务的流通。世界上这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与整个世界息息相关。由于贸易战,一些经济活动已经停止。咨询和会计公司US LLP RSM的高级经济学家Joe Brusuelas说:“这对世界乃至美国都是打击。
虽然美国也协助放松了资金,但各种贸易和交易及经济活动被大流行病毒勒死了。一般的经济理论起不了作用。使政治利益和纯粹的经济活动变得一团糟。
这时并非所有问题都可以解决,特别是当全球领导人本身并不能和平相处时。20国集团曾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时代使用的政策,其中之一就是“防止你的邻国穷困潦倒”,指的是一个国家不要损害其它国家的利益。但现在 G-20模式协作无效,G-7国集团也瘫痪了。
另一个问题是9万亿美元的刺激资金分配。中央银行和国有银行的资金有可能进入金融领域或在投机性的金融市场上发挥作用。该基金也有可能落入不法之徒手中,容易被贪污或腐败掉。
对于经济学家而言,现在确实是一个令人不舒服的时代。如果他们要认真对待经济问题,他们绝对不能入睡。包括美国中央银行前行长本•伯南克(Ben Bernanke)在内的100名美国经济学家也呼吁按目标分配资金。他们呼吁资金流向最需要的人。
并非所有问题都会得到解决。因此,将会出现一些经济疾病。难怪克里斯塔利娜(Kristalina Georgieva)提醒世界不要忽视全球化的积极影响,以及避免贸易战。IMF总裁还提醒人们,大流行病的影响不可能一视同仁,包括并非目标的刺激分配的影响。她还警告潜在的债务激增,她说:“在风险方面由于这场危机,我们将承担更多的债务。”
合作问题
最好的解决方案实际上是重新开放全球经济。许多国家开放了经济。只是这并没有伴随在世界卫生组织(WHO)下通过世界合作加速疫苗研究的全球性合作。曾任利比里亚总统的埃伦•约翰逊•瑟里夫(Ellen Johnson-Sirleaf)回忆起奥巴马总统与世界如何促成在对抗埃博拉病毒方面迅速合作。而目前缺少此模式。
最后,他回到每个国家解决问题上。克里斯塔利娜强调了各国对此的缓解。在这一建议中,应避免将大流行病政治化。没有哪个国家对如何摆脱大流行病更聪明,只有最需要大家的合作。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员赖恩•哈斯(Ryan Hass)说:“如果美国各州和华盛顿搁置政治争议,团结一致地看待 Covid-19问题,将有明确的理性思维来挽救生命,阻止病毒传播并加速复苏。
除此之外,别忘了,许多人从Covid-19大流行中康复。 在全球范围内,共有910万人被感染,其中有453万人康复,47.2万人死亡(世界卫生组织WHO 2020年6月23日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