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鄺耀章

在2020年初新型冠狀肺炎大流行病(Covid-19)爆發之前,全球经济处于良好状态,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较低,尽管增长率仍处于停滞状态。 但是,在新冠大流行病蔓延到几乎所有国家之后,情况完全改变了。因此,全球经济经历了非同寻常的崩溃。
世界经济衰退的连锁影响之一是投资部门,投資部門以前是全球经济增长的驱动力之一。
全球化时代的投资增长已成功地支持了几乎所有国家的发展和经济繁荣。特别是在贫穷和发展中国家。现在的问题是,在Covid-19大流行病造成的经济危机出现之后,全球投资增长的速度是否会保持不变與以前一樣?
潜在的信贷紧缩
投资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资金或资本的可利用性。 但是,不幸的是,大流行病之后,几乎所有国家都必須分配预算来应对人道主义所面臨的危机。
拯救人类免遭covid-19病毒传播的努力已成为所有国家的主要议程。因此,其他发展活动和投资不再是重要的优先项目。 如果真的仍然很需要进行投资活动,则必须考慮资金来源,特别是对于需要大量成本的投资。
银行作为资助投资活动的资金来源肯定会非常有选择性和非常谨慎。 鉴于有大流行病之故,不良贷款的可能性會很高。
并非所有银行都具有相同的借贷能力,因为有些银行可能必须集中精力重组信贷或减少公共资金来源。 因此,使他们在發放新信贷方面顯得較脆弱。
事实表明,欧洲三分之二的投资融资仍来自银行。但是,这些银行目前正忙于处理不良贷款和减少流动性的可能性。因此,提供新信贷的能力急剧下降。
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几家银行已经暗示了纾困的可能性,因此不能再完全依赖银行作为投资资金的主要来源。
世界银行本身通常为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发展中的各种投资活动提供软贷款,但其资金却集中在紧急援助上,以应对covid-19的扩散。我们希望这种情况不会导致更深层次的信贷紧缩,从而不会破坏用于投资的资金來源。
信用等级下降
除了银行业务,资本市场也是全球投资融资的另一选择。 在美国,仍有三分之一的公司获得银行资金来为其投资提供资金。但是,三分之二的企業已经依靠资本市场。
在大流行病肆虐期间,资本市场作为通过公司发行股票和债券进行融资,和投资的资金来源的作用,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
主要问题并不一定完全被市场和企業的信用评级因素所吸收。 由于大流行病肆虐,企業破产的时代正迫在眉睫,因此企業的信用等级下降了。
在这场大流行病期间,标准普尔(Standard&Poor)的评级机构已下调了全球约700家跨国公司(MNC)的评级。 其中有,汽车巨头福特(Ford)和雷诺(Renault),达美航空(Delta Airlines)和卡夫亨氏(Kraft Heinz)。 同时,评级机构穆迪(Moody's)还下调了几家印尼公司的评级。
在当前情况下,不仅是企業,即使各个国家发行的证券也不容易被市場吸收。 一个国家的投资等级将决定债券能否被投资者接受。
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已将南非的投资等级降至最低水平。 因此,使该国难以克服其经济复苏。意大利也有同样的問題,其投资等级为BBB,因此该国很难在国际市场上獲得借款。
由于大流行病的肆虐,标准普尔还将印尼的评级从稳定降至负面。自大流行病爆發以来,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的一些国家的投资等级也有所下降。
展望前景           
综观上述事实,通过投资渠道融资来恢复全球经济的努力似乎很难在短时间内实现。 全球流动性的困境,困扰着所有国家,包括发达国家。 因此,我们需要寻找出路或新的突破。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评级机构暂时冻结全球國家的信用評級,和企業的信用评级。这些国际评级机构此時应放宽審核等级,以解决此时造成多元危机的全球性特殊情况。
这项工作非常紧急,有望在短期和中期恢复全球经济。为全球投资减少融资也对外国直接投资(FDI)产生巨大影响。 特别是对于包括印度尼西亚在内的发展中国家。
发展中国家外国直接投资(FDI)数量的减少将影响其经济增长,特别是在减少失业和创造新工作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