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监察专员披露的有关数百名国营企业专员同时兼任其他职位的数据,令人为之震惊。显示政府企业的管理并没有更好和更高效,受委托的专员只会成为公司的负担,其中有许多人不能胜任国企的岗位。
也许这就是我们的国企无法与其他东盟国家的政府企业,尤其是与中国、日本、韩国和印度的巨头竞争的原因。我们的国企管理层显然不是他们所在领域中的最佳专业人士,而是受到各种机构或接近权力者委托的人。
监察专员Ahmad Alamsyah Saragih提供的2019年数据显示,国企部官员兼职的有55名,财政部42人,公共工程和民房部17人,交通部17人,国务秘书部16人。还有协调部13人,工业部9人,商务部9人,国家发展规划部8人,其他部委68人。
国营企业的专员职位有397个,分支机构167个被兼任。监察专员记录更令人惊讶之处是来自部委有兼职迹象的专员是254人,占2019年国营企业专员总数的64%。
此外,还有112名或占28%的专员来自非部级机构。另外那些来自学术界或高等院校有兼职迹象的专员达31人或8%。
想改善国营企业现况的话,政府,尤其是国企部长埃里克(Erick Tohir)应就上述调查结果采取步骤才是。在近几个月里,他已采用相当不错的处理措施,因此有望转变和提高国营企业生产力。现在要进一步发展国营企业的话,还必须解决占据双重职位的问题。
因为现实中有太多蚕食公司资产的寄生虫。到目前为止,人们依然普遍认为国营企业的管理“出了问题”,导致许多国营企业亏损或不健康发展。政府虽投入巨资救助那些亏损的国企,但仍有许多企业处于不健康状态继续遭受损失。这是过去许多国营企业成为“摇钱树”时遗留的问题。
由于专员们的素质只是没有专业知识的受委托的人,因此董事们的工作也没有受到任何一方的控制和监督。难怪会出现印尼鹰航、Jiwasraya保险公司等损害国企利益的案件和丑闻。
我们支持国营企业部长埃里克在前一段时间采取的步骤,暂停所有涉及利用A330-900 Neo空中巴士,走私Harley Davidson摩托车和Brompton自行车案的董事会成员。埃里克在当时说:“这就是让我们感到伤心的原因。当我们想树立国营企业的形象和改善其业绩时,就有一些不负责任的不法分子做出这样的事情。”
此后又发生给国家带来巨大损失的Jiwasraya案。所以我们支持政府清理和整顿国企,让国企健康发展,须知亏损的国企还有很多。据财政部统计,去年有7家国营企业亏损。即Dok Kodja Bahari有限公司、Sang Hyang Seri有限公司、PAL有限公司、印尼Dirgantara有限公司、Pertani有限公司、粮食局和Krakatau Steel有限公司。另一方面,在2015年到2019年期间,政府拨出数百兆盾的投资基金,最近的一次是在2019年,多达20.3兆盾。
但根据Infobank研究机构的数据,去年亏损的国营企业不是7家,而是12家。除了亏损的问题外,民众也感受到国营企业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印尼国家电力公司服务的低水平,一家国有银行的客户数据发生错误,废油和其他许多问题。
现在管理国企确实需要正确而果断的政策。如果国企官员,特别是董事和专员都是公认的专业人士的话,相信是可以做到的。前提是他们不是受委托的人,为了报酬和分享职位而来,对公司的发展没有什么贡献,说不定还是一种致命的寄生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