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新冠病毒襲擊穷人時
文/鄺耀章
當前低下層人們的情況就如俗話所説“福不雙至,禍不單行。”因新冠病毒的大流行病與國際油價的下滑,使低下層人們的收入下降至每天1.9美元以下或每天的收入在27300盾左右。
世界銀行說,自1998年以來,首次因為經濟衰退而使各國平均國民所得大量的下滑。
這表示將出現全球貧窮人口有增加的趨勢,估計1990年有19億人生活在貧窮線下,到了2015年全球的人口7億340萬人之中有10 %的人收入在1.9美元以下。
新冠病毒肆虐使貧窮人口更加貧窮,因為他們之中有許多人被解雇,失去了固定的收入,另外,也沒有了在外國工作的子女汇回來的家用錢,因為在外國工作的親人也遭到同樣的情況。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估計,2020年有百分之90的發展中國家和已開發國家的人均收入出現了負數。因為新冠肺炎肆虐,使一些國家不得不實行封城或半封城措施,引致許多人失去了工作。對大多數人工作在非正規部門的國家而言,更是雪上加霜。學校停課使12億名學生在短期與長期裡對家庭造成困擾。
因為新冠肺炎所引發的危機,將抹掉最近五年來,全球性扶貧努力的成果。
世界銀行計2020年比起2019年將有4千萬到6千萬的人口變窮。全球极端贫困率將上升0.3-0.7個百分點。使2020年全球极端貧困率達到9%。
另外,每天生活在3.2美元以下收入的人口,將從全球總人口的0.3%增加到1.7%。這表示將增加4千萬至1.5億人。而每天生活在5.5美元以下的人群也將上升0.4 至1.9%或增加7000萬人或1.8億人。世界銀行表示,對各國貧窮人口的估計乃按各國的情況而定。
新冠肺炎的肆虐將使援助极端貧窮人口的措施更加困難。及對住在偏遠或偏僻地區的人民更是難上加難。最終將影響2030年全球完全沒有极端貧窮人口的願望將無法實現。
全球大部分貧窮人口居住在鄉村裡,他們的教育程度低,以農為生,且是18歲以下的年輕人居多。因為新冠病毒的肆虐,使世界性的經濟增長變弱,投資也缺少,無法推動或提升他們的生活水平,所以扶貧工作無法進展,甚至於有所倒退。
大部分的學童乃然無法上學,他們的健康情況不佳,沒電沒水,及其他服務也非常缺少。特別是困窮情況,也與社會地位、經濟情況、性別、種族、及地緣關係連繫在一起,造成更加複雜的多元問題係。
歷史告訴我們,好的政策對好的經濟發展不會造成壞的影響。當1918年西班牙流行病肆虐時有良好的抗疫政策,世界經濟在五年內很快的復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