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银行业正处于十字路口,一方面由于第四次工业革命即將來臨,银行業必须面临轉型。另方面必须能夠适应因新冠疫情(Covid-19)大流行而遭受严重的经济衰退的事實。
第四次工业革命对全世界的银行业产生了積極性的變化。 银行办事处的数量继续减少、 出纳员越来越少、自动提款机(ATM)的数量也在减少,银行的許多分銀不见了。
当时代需要简单、快速、廉价的银行服务以进行汇款、查看賬單、汇率信息、支付信用卡、支付电费、购买手機脉沖,以及其他类型的付款时,银行无法拒绝。 然后诞生了网上银行。
当需要通过手机在床上进行银行交易的时候,手机银行就诞生了。毫无疑问,银行业的竞争是由各家银行实施电子银行或数字银行的意愿所决定的。
但是,第四次工业革命产生的颠覆性技术,不仅催生了数字银行业务。工业4.0在非银行金融服务领域也催生了类似的技术。其中之一是金融技术行业(financial technology / fintech)。
在许多国家/地区中,金融科技行业,特别是从用户到用户或对等(P2P)借贷的金融科技贷款,对银行的生存构成了严重威胁,因为它们的做法几乎与银行相同。该交易形式被称为“影子银行”或“没有银行的银行”。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Bank of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研究结果,该研究后来成为金融服务管理局(OJK)的研究,对于银行业的未来出現五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银行业务可能会更好,条件是银行業要能够适应和转型。
第二种情况是,现有银行經營方式无法调整,因此其位置将被采用数字技术的新银行所取代。第三种情况,传统银行继续开展一般活动,并继续保持与客户的关系,而由数字公司提供特殊服务。
第四种情况,银行将退化,因此它们只能进行一般活动。 与客户的关系和进一步的指导将由数字公司来执行。第五种情况,银行不再扮演中介角色,因为公众可以直接地与已经数字化的公司建立联系。
这些场景清楚地表明,银行業正在转型,创新和适应数字技术。如果它能夠继续转型,银行将不会因为被客户抛弃。 可以理解的是,OJK已明确指出,银行在处理工业4.0时,必须接受两种后果,即转型或死亡。
为了使銀行业务順利转型,银行不希望与其他银行競爭,以及與非银行行业(包括与金融科技公司)进行合作。 银行不应将金融科技作为竞争对手,更不用说威胁,而应作为将产生共同生存的商业伙伴關係。
具有金融实力的银行业和具有多功能性的金融科技业是可以互补的两股力量。有些部分无法由银行处理,但金融科技公司可以處理。例如,无抵押贷款具有一定的限制,如果由银行处理,将更加昂贵,复杂且风险更大。
除了与包括金融科技公司在内的其他银行和非银行合作之外,银行还必须与作为公众的客户进行合作。这样,银行可以更好地了解客户的需求,尤其是在产品选择和安全性方面。这样,银行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将为公众所接受。
感谢国內的银行能够在新冠疫情(Covid-19)大流行中進行調整與适应。我们认为新疫情大流行是促使银行加速数字化转型的动力。当人们由于受到社交距离的限制和担心遭受新冠疫情的感染而少去自动提款机和银行时,银行業应该有机会通过更短、更快、更便宜和更安全的移动服务吸引更多新客户。
相信只要银行業继续创新、转型和协作,影子银行或没有银行的银行现象就不会在印度尼西亚发生。此外,与其他拥有信貸與國內生產总值比率為60-100%的国家相比,我國的信贷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仍然很低,仅为35-40%。這意味着我国银行业的前景仍然非常光明。
我国的银行业绝不能退化、减少或消失。银行业必须繼續保持生机、健康,并继续优化对实体部门的中介功能,以使国民经济繼續成长,从而减少失业率和贫窮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