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银行将我国的地位从中等偏下收入国家提升到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这虽是一个好消息,但相当令人惊讶,因为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我国经济恰恰下滑,穷人越来越多。
根据世界银行2020年7月1日的报告,我国的人均收入从3840美元增加到4050美元。佐科威在上周六(7月4日)召开的虚拟印尼校长论坛会议上说:“因此,我国的地位从中低收入国家上升到中高收入国家,”
他认为这一成就表明,我国继续朝着高收入国家的方向前进,并促进人民的社会公正。然而,要成为高收入国家并非易事。不少国家几十年来仍陷入中等收入国家陷阱。
政府认为,按照世界银行的说法,我国地位上升到中高收入国家,可以增强经济的弹性,其中是可以给投资者带来积极的情绪。然而,经济观察人士却持相反的看法,他们认为在病毒大流行期间地位的上升,恰会使投资者转而选择投资于低收入国家。
印尼企业家协会(APINDO)执行主任Agung Pambudi认为,地位的上升对我国经济有着积极影响,尤其可以增强投资者信心。不过,Agung说,鉴于目前处于病毒大流行期间,地位的上升未能对投资造成任何的影响。
经济与金融发展研究机构(Indef)的一位研究员Bhima Yudhistira Adhinegara说,地位的上升可能对国家经济不利。随着地位的上升,我国将被视为一个经济上合格的国家,从此再没有资格获得各种贸易优惠。
比如通过普遍优惠制(GSP)计划,商品可以免税进入美国市场。Bhima对印尼BBC新闻台说:“如今对获得许多普惠制优惠的我国出口商品造成了影响,这些商品包括成衣、鞋类、劳动密集型行业产品。”
Bhima还认为,不能保证外国投资者会因此把目光投向我国。须知在病毒大流行期间,投资者恰会把目光投向中等偏下收入或低收入的国家。他说:“像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埃塞俄比亚一样,现在越来越受到青睐,成为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搬迁地。而我国随着地位的提高,工资变得更加昂贵。”
Bhima继续说,我国投资的便利性目前还面临复杂的官僚和腐败问题以及基础设施发展的有效性问题。另外与外债有关的是,随着地位的上升,我国更加难于从双边伙伴和国际机构寻求贷款。他说:“因为发达国家和国际机构将优先考虑收入低于我国的国家。”
Bhima担心的事情在前些时候已真的发生了,美国政府把我国从发展中国家名单上除名。美国总统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认为发展中国家从贸易方面获益,因为他们享受比发达国家商品更低的进口关税。
为发展中国家制定的贸易规则旨在帮助这些国家摆脱贫困。我国和其他拥有发展中国家地位的一些国家这期间都享受该贸易政策。但现在我国在某些指标上被认为不宜再称为发展中国家。由于失去贸易激励,我国出口商受到了负面影响,因此许多人认为我国地位的上升不见得就是好兆头。
现在政府必须认真衡量贸易和经济外交方面的影响。不能再像以往一般享受特别优待之后,政府必须能够引导商界提高效率,此外还要提高从生产过程到国际市场营销的竞争力。如果我们没有做好准备,那么地位的“提升”实际上只会产生不良影响,因为我们还没有准备好成为一个中高收入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