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邝耀章
历史记载全球性的大流行病约一个世纪才发生一次。这次大流行病选择在通过信息技术发达和人类即将迈入第四代工业革命之时爆发这一流行病。大流行病的信息是大新闻,且迅速的传开,但至今人类仍然无法确定大流行病的来龙去脉。
医学专家知道克服大流行的方法,但不知道何时可以结束大流行病。就像地震一样,科学家知道为什么会发生地震,但不知道它们何时会发生。经济学家还知道大流行病会带来危机,但不知道危机何时会发生。
6月下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确认,世界经济增长将陷入负4.9%的危机。据估计,中国经济仍将会有1%的正增长,而东南亚的一些国家,如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和越南,以及撒哈拉以及南非洲,预计将比世界经济增长略好一点。
这次经济危机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经济危机不同,这种大流行病不仅影响了需求方,而且影响了供应方。 供应方面临生产率下降的问题,因为以人为生产的核心,必须限制人的活动,而需求方面则从消费到投资再到国际贸易都在下降。
为了打破危机锁定的经济僵局,经济学提供了两种方法。 首先,凯恩斯(Keynesian)主义的说法是,政府将打破经济危机的僵局。但这并不容易,因为根据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说法,在每次经济危机中,政府也受到国家税收下降的影响。其次,熊彼特(Schumpeterian)的观点认为,经济可透过创新业务来适应新的环境。
熊彼特的方法实际上与凯恩斯主义同时出现,即1930年代世界经济衰退时,但是熊彼特的方法并不流行,因为缺乏信息和通信技术。现在,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出现,熊彼特的方法变得有意义了,因为事实证明,互联网已成为流行病中的一种创新解决方案。 凯恩斯主义和熊彼特主义方法现已成为解决全球经济危机的共同解决方案。
凯恩斯方法是一种经典方法,已经存在了近一百年,当时在经济衰退期间,政府在挽救和振兴经济方面发挥了主导作用。在宏观需求方面,政府正在准备社会保护。在供应方面,政府设法不让供应突然终止,即集中精力应对大流行病,提供税务优惠,如进口关税和消费税等,以及对微中小型企业提供援助。
除了保护需求方和维持供应方的稳定之外,政府还在大规模的社交限制之后推动经济复苏。经济复苏从劳动密集型部门开始,且要涉及所有各方的力量,从企业实体,政府部门和机构到地方政府和乡村机构。
当流动性受到限制时,证明熊彼特方法确实在发生,如在线交易的增加。 从宏观上看,到2020年第一季度,信息技术行业的增长率高于整体经济增长率,分别为9.81%和2.97%。信息技术不仅支持在线“在家活动”中发挥作用,而且在“经济交易”中也起着作用。
关于企业在大流行中如何继续存在的各种故事证明,只要企业能够适应、创新和利用信息技术,企业就可以生存。 比如裁缝将生产衣服换成生产口罩或生产个人防护用品。香水制造商换成生产洗手液,生产配件商转换成生产食品,并在线平台出售其产品。
在娱乐服务的子行业中,在舞台活动减少和电视媒体减少的情况下,一些公众人物像YouTube一样成功,因为现在已更多人开始使用更多的社交媒体。
大流行病必须谨慎对待,因为没人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西班牙的流感历史表明,1918年6月的第一波疫情之后,1918年10月发生第二波疫情。
好像面对跑一样,面对大流行需要战略、纪律和耐心,耐心的关键是信任。当人类认为自己有能力应对大流行时,他们将耐心等待,包括必须过新常态的生活。可以肯定的是,那些能够生存下来的人,就是那些有策略并有纪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