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鄺耀章
2020年第12号海事和渔业部长條例(Permen KP)正式批准,该条例对印度尼西亚领土上的龙虾,螃蟹和小螃蟹的管理以及各种其他技术准则进行了监管,直到今天,这一條例仍然引來争议。该條例由海事和渔业部长Edhy Prabowo颁布,代替了Permen KP Number 56 Year 2016禁止出口龙虾苗的條例。
关于这两个海事與漁業部長的不同政策,使渔民的收益出現多大的差異引起不少争议與争论,因此有人建議應該進一步的研究。
獲总统支持
在辩论中,引起公众关注的是,上一任的海洋和渔业部长苏西·普吉阿斯杜西(Susi Pudjiastusi),他仍然被认为干扰了这一论述。苏西和反对的一方認為倘若打開出口龍蝦苗后,他們担心会导致过度开发。这些龙虾的出口也被认为將对海洋生态系统存有负面影响。
在审查时,佐科威总统同意重新开放龙虾苗的出口。佐科威总统始终将平衡政策放在首位,通常從三方面的變數考慮採取一項對三方都有利的決策。 可以说,從指定的三角形備案中選擇其中一項對三方都有利的方案。就是说,允许龙虾苗若可以出口,將對政府有好处、對渔民也有利,以及對保護生態环境也有好处。
佐科威总统的制定政策的模式,似乎与海事和渔业部长埃迪·普拉波沃(Edhy Prabowo)提出的计劃和细节相吻合。 龍虾苗的出口将通过海洋與漁業部门增加国家的收入。漁民也可从政府的财政收入中受益。 另一方面,海洋生态環境也受到保護。
政府一再传达對渔民利益的政策。开放出口龍蝦苗的目的是为了幫助那些从捕捞中获得收入的渔民。龍虾苗的重新开放出口,有望引起各个地区養殖龙虾的发展。
迄今为止,基于有关禁止龙虾苗出口的Permen KP No.56 / 2016的條例,被认为已经破坏了渔民的收入。該项禁止條例迫使渔民不得不违反條例,最终被判入狱。
社會中出现的现实之情況,導致政府修訂旧法规。政府應优先处理漁民。通过最新條例,意在使渔民受益,并努力培育龙虾,以激活社区的经济。这可以认为是政府为渔民而设的优良政策。
根据5月4日Permen 12/2020 KP海洋與漁業部長的规定,龙虾苗的開發與贸易已经有突破性的增長。海洋與漁業部( KKP)已經向26个龙虾苗子出口公司提供了出口许可证。
龍虾苗的三七政策
海洋與漁業部頒發的出口龍虾苗的許可証不是免费的。 出口商必须在国内进行龙虾苗培育,详细内容为培育的龍虾苗70%在國內養殖和30%用來出口。
另一方面,该企業也被定为監控龙虾苗出口的控制者。除了详细介绍出口技术外,它还与龙虾苗捕捞,出口商注册,捕撈渔民的确定及決定捕捞圍範的面积。
引用当前海洋與漁業部所执行的政策,表明在制定政策的周期中,基于社区对先前政策执行情况的反馈,終於產生了新的政策。这表明,充满争议的旧政策使我国处于不能為社区服務的地位,根据KP 56/2016條例的规定,使政府和民众彼此对立。
最后,自然而然地,最新的條例(Permen KP Number 2020年12号)被认为归还了漁民被剥夺的权利。该政策还表明,渔民应该受到政府的保护,不要因为他们捕捞了龙虾苗,而与政府對立,这是他们賴以為生的方式。
修改步骤是适当的,并且是根據在现场实施的結果。最新的政策确实调节了决策的稳定性,例如调节捕捞方式,释放龙虾苗,确定繁殖龙虾苗的地点,保护和赋予渔民权能以及控制环境,包括环境和海洋生态系统的可持续性。
政府开放龙虾苗出口的决定,表明政府很重视、不忽视培育龍虾苗。這与当地的实际情况相符,拥有许可证的出口商,不能随意出口龙虾苗而不进行培育。这表明海洋與漁業部发布的最新政策已经解决并消除了社区的担忧,同时纠正了出口龍虾的争论。
海事和渔业部还翻译了佐科威总统奉行的平衡决策的模型。 平衡问题在于对国家的利益,对渔民的利益以及對环境的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