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的处理却给未来的经济状况造成两难的局面。这两个问题密切关联,都必须妥善处理,没有孰轻孰重之分。
对病毒大流行的处理非认真不可,因为到目前为止,疫情曲线未见向下倾斜的迹象,更谈不上确诊病例减少了。随着政府推行放松防疫的政策,新的感染集群不断涌现。当通过大规模社交距离(PSBB)严防时,新冠病毒的扩散还可以控制,其扩散速率也相对可控。但在实行过渡性PSBB或其他放松措施后,确诊病例便急剧攀升。
各个城市和地区均出现这种情况。最近,雅加达首都专区省政府放松社交活动,开放办公处、购物中心和公共设施之后,到处都出现新的感染集群,包括在市场和政府办公室。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政府难道要重新收紧或采取更严厉的措施?
这当然令人担忧。自病毒大流行之初,政府本身就担心一旦实施封锁,经济活动会停顿下来,从而造成巨大的影响。人们也担心会有更多的企业倒闭和裁员,并导致失业率上升,加剧贫困和社会动荡。
那么应优先处理哪个呢?佐科威总统政府选择两方面同时处理的平衡之路,处理新冠病毒和恢复经济齐头并进,没有先后之分。这就是政府拨出巨额预算来控制病毒传播和刺激工商界的缘故。
眼下我国面临的困境大家有目共睹。财政部长丝莉(Sri Mulyani)也没有加以掩饰。7月28日,丝莉在雅加达说:“处理新冠病毒的步骤仍须执行。但我们也看到处理新冠病毒的各种措施会导致我国经济停滞不前。”
因此,丝莉提到在目前的困境中制定恢复经济计划的必要性。她说:“这个两难选择是明摆着的,因此我们必须在2021年的规划中纳入明年的经济复苏计划。”
导致经济不确定性的原因是全球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速度和可能性,另外还受到明年全球经济复苏预期的影响。
一些国际机构确实认为明年经济复苏虽快,但未必能实现。不确定性也来自国内,因为我国经济的复苏很大程度上决定于对新冠病毒的控制,特别是在2020年第三和第四季度。如果控制措施卓有成效,经济复苏一定能按计划实现。
政府继续努力加快政府开支,以鼓励经济活动。丝莉说:“我们仍然处在经济复苏可以继续的情况下,第三季度或增长0至0.4%,而第四季度的增长率在2%至3%之间。这样,我们的经济总量在2020年仍能保持0%以上的正增长。”
佐科威总统也展示乐观主义,他引用世界一些机构的预测,说我国经济明年将增长4.2%至5.4%。我国有可能成为继中国之后经济复苏最快的国家之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我国经济增长将超过5.4%,世界银行预计达到4.3%,而经合组织预计达到4.2%。
7月28日在通过视频召开的内阁局部会议上,总统说:“如果这些估计是正确的,那么我们的经济也将超过世界经济增长率。”
我国明年的宏观经济预测必须是乐观的,但我们也实事求是地考虑到最新的情况和预测。目前最现实的态度是努力控制新冠病毒,缩小其蔓延范围,减少受害者人数,并提高患者的康复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