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邝耀章
财政部再次讨论简化印度尼西亚盾的面额。通过关于财政部2020-2024年战略计划的财政部长第77/PMK.01/2020号条例,政府有意将Rp1000简化为Rp1这种简化似乎重复了2000年初类似的计划。当时甚至已开始向社会大众宣传。但是,最后,这个计划只停留在国会,国会认为该政策未太紧迫。
评估简化盾币面额的紧迫程度确实不容易。改变仅删除单位中的三个零,而其价值完全不变。这意味着将Rp.1000削减成Rp1,不会彻底改变经济状况。
实际上,部分社会大众人士早已如此做了。例如,咖啡馆和餐馆通常会消除菜单价格中的最后三个零。他们用“K”字代替它,它代表了数字后的3个零,而没有使其变得更便宜或者更贵。
在更广泛的范围内,中央统计局(BPS)还会定期进行“调查物价”。BPS定期调查印度尼西亚86个城市的物价,其中包括数百种商品/服务,以计算消费者价格指数(CPI)。 CPI的百分比变化被广泛称为通货膨胀率。
BPS在2007年和2012年进行调    查之后,最后一次在2018年更改了基准年CPI。更改基准年CPI是否会降低通货膨胀? 答案是不。使用旧基准年或新基准年,产生的通货膨胀率保持不变。
如果从短期观点来看,简化盾币面额不会改变环境的想法是可以接受的。如果从中长期来看,则会有所不同。当涉及效率问题时,简化盾币面值的紧迫性更加明显。
数码太长还可能导致书写错误。例如,在财政部本身中,国家预算(APBN)的金额已超过1000万亿(兆)盾(16位数字)。 如果APBN报告必须细分到最小的数字,将是困难的。
基础数学教数字从最小到最大的数字。目前最大的数字是在万亿美元之中。不足为奇的是,印度尼西亚国家收支预算(APBN)的最大值为“千万亿”盾(千兆盾),目前尚未达到万兆盾。
除了这些技术上的问题之外,从国际角度看,仍然有必要提出简化盾币面额的紧迫性。据称简化盾币面额对提高国家在全球舞台上的经济声誉和尊严非常积极。例如,美国面额最大的“只有” 100美元。
在东盟,最大的印度尼西亚盾面额为100,000盾,仅次于越南,其最大面额为500,000越南盾。与每个国家的比较越来越使印度尼西亚盾“不受欢迎”。 一件特别的商品,如果以马币铃吉或泰铢来表示,则足以用两位数表示,而用印度尼西亚盾则必须用6位数字来表示。
在这一点上,关于简化盾币面额紧迫性的辩论归结为价值而不是数字。只是,要意识到价值与数字之间的差异的重要性并非易事。社会仍然陷于数字的幻想中,账单数量越大,“价值”就越高。 因此,将Rp.1000简化为Rp.1,社会大众不会立即就可以接受的事实。
在人们的观念中,进行简化盾币面额时,物价不会跟着下降,但将导致民众的购买力下降。面额仍被认为是削减货币价值的代名词。自印度尼西亚独立以来,政府采取了的三次裁剪盾币的措施,给印度尼西亚人民带来负面的影响及深受创伤。
因此,政府需要对此有所了解。尽管两者都减少了盾币的位数,但两者的含义却有很大不同。当通货膨胀超过正常极限时,可以进行剪纸币以使经济恢复健康。而目前是在经济稳定或朝着健康发展方向前进时,最好是采用简化盾币面额,而不是采取剪纸币的激烈措施。
政府现在似乎希望以Covid-19大流行病为借口,过渡到新常态的时代和进行简化盾币面值交织在一起。 在新常态时代后,印度尼西亚盾有望以崭新的面貌出现。
在这种情况下,处理大流行病的成功成为简化印度尼西亚盾币面额的基础。本质上,通过国家经济复苏计划,政府不仅获得了简化印度尼西亚盾币面额的动力,而且为经济复兴树立了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