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文版商报网雅加达讯】如果在近期内执行带有优先购买权(HMETD)的新股发行或供股(rights issue),仍然难以吸收。
Artha Sekuritas证券公司研究副总经理Frederik Rasali称,在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期间筹集公众资金的吸引力往往较弱,因为许多投资者都在观望。
周三(5/8)Frederik对记者说:“或者这种观点往往是短期的。”
自年初以来,仍在观望的投资者以及股市低迷的状况使得资本市场的筹资总额远低于去年。
金融服务管理局(OJK)记载,截至2020年7月28日,自年初以来,通过供股进行的有限公开募股的总价值,同比下降62.89%达8个有限公开募股的9兆5200亿盾。
2019年1月至7月期间,共有12个有限公开发售,总额达25兆6600亿盾。
总体而言,自年初以来,资本市场的募资额达73个公开募股的54兆1300亿盾,比去年同期94个公开募股的109兆1800亿盾下降50.42%。
虽然如此,Frederik说,通过供股筹集资金肯定是基于每家公司的原因。
例如,一家公司的负债股权比率(debt-to-equity ratio/DER)高。通过进行供股,股东将获得注资,可以增加公司的股权。
Frederik说:“因此,负债股权比率将下降,并且有可能再次寻求债务,以期拥有现金头寸,从而使公司能够持续更长的时间。”
此外,当新的业务合作伙伴要向公司投资时,也可以选择供股选项。首次发行后,该公司可以成为在印尼现有业务的投资者运营合作伙伴。
印尼证券分析师协会主席埃德温(Edwin Sebayang)说,今年成功供股的主要要求在于,将吸收该新股的备用买家(standby buyer)出席。
Edwin亦是MNC Sekuritas证券公司研究主任,他说,因今年初以来股市的低迷,供股的总价值下降是很自然的。
周三(5/8)Edwin对记者说:“如果已有备用买家,理应供股仍然有可能进行。如果有,可以随时进行。如果您依靠市场,以后难以吸收”。
他指出,自冠状病毒大流行以来,充满挑战的股市状况使许多上市公司无法执行其供股计划。
虽然如此,他并不否认,除了使用银行业贷款和发行债券外,供股仍是上市公司筹集资金的选项之一。
“实际上,这取决于是否进行供股。就成本而言,供股要便宜得多,而且风险比债券发行要小”Edwin如斯说。(a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