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邝耀章

今年初发生的新冠肺炎Covid-19大流行病之后,预计世界将发生根本变化。这种大流行病将引发世界各国政治和经济政策的变化。
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博士表示,这场大流行病结束后,世界将有所改变,因此,世界各国领导人要迅速克服这一挑战,并实施新政策以建立更美好的未来,这是一个挑战。现在的问题是,在Covid-19大流行病结束之后,全球化本身的作用如何,是否全球化仍然对全球社会有利。
传染效应
全球化通过连通性和国与国之间人们日益开放的流动,所产生的影响也对全球产生负面的影响。最早在武汉出现的Covid-19病毒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出现了,并且很快的成为世界范围内令人恐惧的流行病。
许多国家被迫关闭国界,以减少病毒蔓延扩大传播的影响。 迄今为止,仍然有许多国家限制外国人进入他们的国家,以防止进一步的传播。 结果,至少在大流行病结束之前,国与国之间的人员流动不像以前那样自由。
去全球化的种子
现在的问题是,在大流行病结束之后是否仍需要再次进行全球化?现在很难回答需要或不需要,鉴于目前一些事实表明“去全球化”的条件实际上已经在大流行病发生之前,已经出现在经济部门中。
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时提出了“特朗普经济学”的概念,这体现在高度保护主义的政策中,这为世界贸易的去全球化创造了种子。
在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正试图通过完全反对自由贸易精神的保护政策,重建超级大国的经济荣耀。如果唐纳德•特朗普在2020年11月的总统大选中再次当选,则可以肯定的是,世界贸易全球化的前景将再次陷入不景气。
利与弊的团体
不可否认,一直以来专家都被分为两组,即支持和拒绝全球化存在的专家。那些拒绝全球化存在的人有各种合理的看法。 首先,全球化被认为造成了贫富之间日益扩大的经济差距。
尽管据称全球化对全球经济增长做出了巨大贡献,但部分人们认为,发达国家在自由贸易方面将比穷国受益更多。
第二,在发展中国家经营的跨国公司被认为利用低工资,工作时间超时,雇用未成年工人等形式被“滥用”。
第三,在发展中国家经营的跨国公司也被认为无限期地利用了该国的天然资源,对环境造成了巨大破坏。
第四,人与货物之间的便利联系也是造成有组织跨国犯罪数量增加的原因,例如世界各地贩毒和贩卖人口案件的增加。
赞成全球化的团体也提出了一些同样有趣的论点。 首先,在冷战结束后持续很长时间的世界政治和经济稳定是全球化的真正贡献之一。 摆脱贫困线的国家的增加也是全球化的具体体现。
第二,自由贸易给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平等的机会,以增进互利的贸易关系。
第三,全球化引发了创新的出现和日益激烈的竞争,从而鼓励了人们创造更好和更便宜的优质产品。
第四,全球化提供了各种激励措施,也减轻了对发展中国家的进口关税,从而使其产品能够以较低的价格在全球市场上竞争。世贸组织的出现以及二十国集团作为对世界贸易的“智囊团”,被认为已将世界引向全人类一个更加繁荣的方向。
第五,全球化的出现也鼓励了各国的政治自由化。 因此,民主在以前专制的国家中出现了。
在看了上述论点之后,考虑到全球化催生了一个开放的经济体系,为所有国家提供平等的机会,世界似乎仍然需要全球化。
全球化开启了国际合作的机遇以应对Covid-19大流行病及其影响,如果每个国家都独立对抗大流行病的蔓延,这将花贵更多的成本与精与时间,也许仍无法解决大流行病问题。 但是,各国仍必须加强各自所有领域的抵御能力,以预防和抵消全球化本身所带来的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