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政府密切关注人们购买力的下降,因为它会对经济的运行产生不利影响。经济在第二季度收缩5.32%之后,政府正努力防止第三季度(7月至9月)再出现负经济增长,避免在未来几个月里情况变得更加困难。
政府将推行的政策之一是为工人提供补贴。现在,政府正在最后确定向所有月薪低于500万盾的私企员工提供补贴的计划。该补贴按计划将发放四个月,每人每个月60万盾,每两个月发放一次。有了该额外的补贴,他们的购买力将有所提高。
这项补贴的受惠者是私人企业的员工,而不是公务员或国营企业员工。接受补贴的员工必须积极在劳工健保机构(BPJS Ketenagakerjaan)注册,每月缴纳的保费低于15万盾,算是政府对已向劳工健保机构注册并支付保费的工人表达的感谢。
财政部已为这项补贴拨出约33.1兆盾预算。政府还优先为被解雇和失业的工人提供援助。根据人力资源部的记录,被裁员的员工人数为280万人。然而,工商会馆(KADIN)表示,因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而被裁员的人数可能达到1500万人。
上述补贴何时发放,目前尚未确定。然而,鉴于政府对当前经济发展情势的认真严肃看待,很有可能从今年8月或最迟在9月开始提供补贴。
在经济运行出现下滑和通货紧缩的情况下,确实需要这项政策,它至少可以增加需求,让商品产量随着增加。政府正竭尽全力抑制这种下滑趋势,以免其进一步恶化。
今年7月我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从39上升至46.9,表明在这场病毒大流行期间制造业又开始活跃起来。上述指数虽未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但显示了生产部门的积极增长。不过需求若还是疲软和继续下滑,制造业的资本周转会受到影响。
这就是政府增加对穷人的社会援助,并为受到严重打击的中小企业提供刺激的缘故。政府甚至打算为中小微企业注资,使它们能够继续营业和吸纳劳动力。目前中小微企业受到重创,与1997和1998年经济危机时期的经济主要靠中小企业来支撑的状况,形成鲜明对比,颇具讽刺意味。
政府实施的策略确实有助于消费。众所周知,家庭消费对国民生产总值的贡献率接近60%,对经济增长起伏的影响举足轻重。如果家庭消费继续疲软,经济也难于增长,反之亦然,民众购买力提高的话,经济增长也会加速。
问题是,政府现在还须努力控制新冠病毒的传播,政府采取的各种措施至今仍然收效甚微。社交距离控制的严格和松懈、大规模社交隔离(PSBB)的实施等,与确诊病例的增减有莫大关系。控制越严格,病例数就越减少。相反,管制越松懈,病例数就跃升。
办公室、工厂、餐馆和市场中新感染集群的出现,显示其关联性。这是一个进退两难的问题,倘若管控不严,新冠病毒将一波又一波卷土重来,酿成加剧经济困难的灾难。真到了那种地步的话,包括各种补贴在内的经济刺激政策就不仅持续4个月了,必然要持续更长的时间。
我们当然希望对新冠病毒的控制能很快取得成效,一切可以恢复如初。但愿政府能够筹集足够的资金来刺激经济,提供社会援助和补贴,帮助非常脆弱的群体。但是我们要求政府把资金用在更紧急的需求方面,推迟所有非优先以及没有直接关系到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发展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