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鄺耀章
全球金融架构是国际上各种协议和治理的集合,旨在保持全球货币和金融体系运作的有效性(Elson,2010)。 随着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的出现,这种金融体系经历了变化。
针对这两个危机,全球金融体系已经出台了各种旨在恢复世界经济状况并防止同一场金融危机再次发生的政策。在这一全球秩序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B)作为各种经济和货币政策的智囊团以及全球流动性的提供者,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然而,伴随着当前全球经济衰退带来的经济危机的出现,事实证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负担非常沉重,特别是在提供流动资金以应对大流行以及经济衰退方面。
流动资金来源
为了給予大流行和经济衰退带来的影响提供资金,几乎所有国家都不得不寻求大量的紧急资金。并非所有国家都能满足这些资金的需求,因此它们必须排队向各种国际捐助机构和游说富裕国家提出债务要求。
作为这种大流行发生之初的第一步,联合国已启动了联合国Covid-19多伙伴信托基金(UN Covid-19 Multi-Partner Trust Fund)的组建,以帮助贫穷国家的流动性抗击这种大流行。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大流行期间提供快速信贷额度(RCF)和快速信贷工具(RCI)的形式向102个国家分配了超过1000亿美元的资金。
该贷款工具使这些国家能够迅速应对Covid-19病毒的传播并提供紧急刺激计划。此外,基金组织还同意以减免债务的形式向27个国家提供遏制和救济信托基金,以便它们能够利用现有资金处理这一大流行病。世界银行还拨出1600亿美元用于Covid-19快速通道基金,部分资金已拨给100多个国家。
架構的变化
从这些事实来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负担变得太重,负担也非常有限,特别是在危机持续很长时间的情况下。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将不再能够向受当前经济危机影响的所有国家提供全球流动性。
國際开发银行(IDB)和亚洲開發銀行(ADB)等其他捐助机构也为其成员提供紧急贷款服务,但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相比,数量相对有限。 因此,鉴于当前的架构无法克服两个主要问题,即全球流动性的可用性,和困扰着所有国家的经济衰退,现在是时候需要重新设计與塑造全球金融架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