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投资者释放在我国投资组合的倾势,反映在最近资本的大量外流,这背后有很多因素,但最重要的是货币当局和政府面对这种情况的警戒心。
印尼央行(BI)指出,从年初到上周四(9月10日),我国金融市场的资本外流总额达到153.29兆盾。8月7日那一天已达到143.72兆盾,因此近一个月里资本流出约9.5兆盾。
这一数额不仅来自在印尼证券交易所(BEI)出售的股票,也来自证券投资组合。印尼证交所的数据显示,自年初以来,外国投资者净卖出36.3兆盾。因此,外国投资者的资本流出最多的不是股市,而是证券市场。
上述事态发展似乎与我国日益增加的投资风险相符。这反映在截至2020年9月10日升至91.36个基点的5年印尼信用违约掉期(CDS)溢价。实际上在2020年9月4日,CDS溢价已降至85.72 个基点。
针对这种事态发展,央行继续加强与政府和有关当局的协调,以维持宏观经济和金融体系的稳定。进一步加强政策方面的协调,但愿可以确保经济稳定增长和有良好的韧性。
资本外流的发展实际上是动态的,因为外国投资者总是设法将其资金投放在更安全的投资工具。在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初期,大量资本外流。然而外国资本随后又返回我国。他们购买被认为更安全的国家有价证券。
2020年3月,资本外流总额达到121兆盾。财政部融资和风险管理司长Luky Alfirman说,这种资本外流与外国投资者转向黄金等避险资产的行为是分不开的,这种情况发生在多数新兴市场国家。
金融业稳定委员会(KSSK)在2020年第一季度提升金融体系稳定状态,从以前的正常升为警戒水平。这种状况必须警惕,金融部门的风险增加的话,资本外流势必更加严重。
财政部长兼金融业稳定委员会主席丝莉(Sri Mulyani Indrawati)对此回应说:“截至3月底,金融体系的稳定性处于警戒状态。我们因此与内阁成员举行了几次会议,它成为2020年第1号代法令政府条例(Perppu)的基础。”
不可否认,大量资本外流给股价综合指数(IHSG)和盾币汇率造成压力。在经济危机期间,股票市场的波动性往往很高。全球投资者倾向于选择更安全的资产,如华尔街证交所的股票,或将其转移至债券资产。这种现象在我国已经发生过很多次,市场参与者已经熟悉外国投资者的行为。
PrausCapital研究部负责人Alfred Nainggolan表示,资本外流不仅会发生在外国投资者身上,国内投资者也有同样的行为。风险一旦增加,不仅股票,连国家有价证券(SBN)也会出现资本外流现象。
回顾过去的经验,对于货币当局和政府来说,保持宏观稳定和国营银行弹性是非常重要的。幸运的是银行的流动性仍然很好,国际收支也相当不错。政府将资金从央行转移到商业银行的措施,增加了银行的流动性。 
不过,今年下半年经济发展面临的压力仍须关注不可。经济持续萎缩将给所有行业带来更大的压力,从而打乱了商业前景。这当然会影响投资者对预期利润的希望,促使他们做出放弃我国投资组合的决定。
因此未来几个月,外流资本很有可能继续增加,但我们必须相信,其负面影响会被降到最低。投资者和民众的信心倘若动摇,会造成不良的心理影响,因此政府和央行务须做好应对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