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DPR)已经向佐科威总统提交《创造就业综合法》的最终版本。根据规定,这项法律并非直接生效,而是必须执行,因为还要等待30天,看总统对上述引起轰动和骚乱法案的反应和态度。
总统可以立即签署这份长达812页的国家文件,立即加以执行并颁布一些衍生法规。总统也可以不签署,但该法案在提交总统30天后依然生效。这意味着,如果总统出于某些考虑不签署,该法案一样有效、一样被通过和必须执行。
第三种可能性是,尽管这种情况很少发生,但出于某种原因,总统可以颁布一项代法令政府条例(Perppu)来撤消上述《创造就业综合法》。苏西洛(Susilo Bambang Yudhoyono- SBY)总统曾就《地方首长选举法》这么做。当时国会希望将地方首长选举之事交还地方议会,而不是通过直接选举。
苏西洛在衡量了当时人民的反应后,拒绝了通过地方议会举行的地方首长选举,随后发布代法令政府条例废除上述提案。
吸取去年有关《肃清贪污委员会法》的经验,佐科威总统似乎不太可能效法苏西洛总统采取那种措施,尽管公众的反应是巨大和广泛的。去年,针对公众拒绝国会倡议的产物---修改《肃贪会法》,佐科威仍继续将其通过成为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法律。
何况《创造就业综合法》是佐科威本人的愿望。他一再向公众说明这项新政策将给国民经济的发展带来各种积极影响。总统还说,那些反对《创造就业综合法》内容的人可以向宪法法院提起司法审查。
关于提起诉讼的可能性,宪法法院前院长金利(Jimly Asshiddiqie)表示,法院可以对该法案进行司法审查,也可以对《创造就业综合法》进行正式测试。本月14日,金利在其Twitter推文中说:“宪法法院检验法案的合宪性可以涉及两个目标案例,即法律条文/各款的内容和内容以外的其他事物。比如在国会的立法和批准过程。”
他强调,宪法法院可以撤销法案中的材料或条款。事实上,如果制定和批准的过程有问题,可以完全取消上述《创造就业综合法》。现在担任地方代表理事会(DPD)成员的金利说:“如果其资料自相矛盾,则仅取消相关资料。但有问题的如果是其过程,则整个法案都可以取消。”
金利质疑,最终的手稿在国会通过时果真还不存在?他说:“如果国会成员能够证明他们还没有拿到最终手稿,该法案的通过很有可能被认为无效,宪法法院可以将它撤消。”
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但是否会有国会议员或国会派系就立法程序的有效性向宪法法院提起诉讼,则令人置疑。据悉到目前为止,只有民主党和公正福利党(PKS)两个派系,拒绝批准《创造就业综合法》。
印度尼西亚大学政治研究中心(Puskapol-UI)执行主任Aditya Perdana也关注自国会全体会议批准以来,流传《创造就业综合法》草案的许多版本。本月13日,Bisnis.com网站援引Aditya的话,说:“公众争论的焦点与最终版官方页数有关。而国会本身当时似乎也无法确定其最终的草案是多少页。”
Aditya还批评《创造就业综合法》的草率立法过程,导致在社区流传的草案版本有好几个。他录得有五个不同版本的PDF文件。即2020年2月版(1028页)、10月5日版(905页)、10月9日版(1052页)、10月12日早上版(1035页)、10月12日晚上版(812页)。
我们注意到,由于国会的封闭态度、仓促行事和没有让利益相关者广泛地参与,首次在立法过程中出现混乱,引起了公众的注意。国会的诚信因此遭到挑战,在万众的密切关注下,议会的形象受到更大的损害。
国会以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借口缩短其讨论过程,是不正确和不相干的。一部长期适用的法律,理应经过认真、全面而深入的讨论,因为这项政策将具有长期约束力,并适用于全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