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鄺耀章
据达兰·伊斯坎(Dahlan Iskan)称,现任总统佐科威的政府是自改革时代以来最强大的政府。沒必要害怕透露真相。 也许,幕後的知识分子指挥者只是用来吓人的幽灵?
政治、法律和安全事务統籌部长马福德(Mahfud MD)说,在印尼处于Covid-19大流行状态时,有知識分子成為拒絕國会剛通过的“创造就业綜合法”的示威活动的幕後主持人。
有人提醒說,也許是有“知識分子演员”(Aktor Intelektual)在幕後支持群眾的示威行動。术语“知識分子演员”来自何方尚不清楚。 简而言之,演员意味着表演者,而知识分子则意味着“有知識的聰明人”。因此,这可能意味着“知識分子演员”指的是“有知識的聰明人”在幕後支持示威行動。
“知识分子演員”这个词在1998年后的印尼改革开放時很受欢迎,当时学生和民众不断游行示威,以捍卫改革议程并批评政府的政策。
“知識分子演員”有时也被称為“知识分子指挥家”,有时也被称为“大腐败幕后的知识分子指挥者”。政府从来没有透露谁是“幕後的知识分子指挥者”。
因此引起了人民的怀疑,他们是否已被秘密逮捕,政府只是在欺凌政治对手,还是他们是虚构的人物,政府有意分散民眾的注意力?
經濟統籌部長艾尔兰加·哈塔尔托(Airlangga Hartarto)说,反对《创造就业綜合法》的示威者由特定人士所支持。但他並沒有說出誰在支持這些示威者。
也許要说工人與学生在《创造就业綜合法》的示威活动幕後有知识分子在支持还为时过早。实际上,没有任何政治人物就示威活动发表任何声明或主张,没有政治人物领导示威活动,至少直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示威活动的幕後领导人是谁。
所发生的事情是,每个發言的人都只代表自己,他們代表印尼大學生行動委員會(BEM)、工会、民间社会,宗教领袖到政治和法律观察员。
这与1998年的示威活动不同,當時的示威活动中,政治人物定期发表演讲,巩固立场并领导行动。在目前的情况下,如果将《创造就业綜合法》的论证称为基于政治欲望的行动,或者是为行动提供资金的“受托人”,似乎还很遠。
除非突然间,有一个非政府组织,附属的群众组织或政客,且出來宣称或給予政府巨大的压力。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政治家主张这一行动,只有民间社会团体,宗教领袖甚至观察家曾表示有必要拒绝《创造就业綜合法》。他们是所谓的知识分子指挥家吗?
如果一个人在推动群众筹集资金方面具有重大影响力,就可以说他是一个知识分子指挥家? 因为,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推动如此大的行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这樣的一個人。
現在所看到的是;学生是压力团体和变革的推动者。当政府制造争议时,他们若感到不滿意,他们會出來捍卫已有的制度,成為民主的堡垒。
他們所看到的問題,應該是對广大人民好的問題。因為他们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群体。
但是,还应注意的是在行动和议程上有两件事。首先,如果仅执行一次或两次特別行動,则可以确保那只是测试的行動。
另一种模式是成为某方的代勞人,如支持某人的示威,如有政治人物被肅貪委員會扣押,肅貪會大楼前突然出现了示威人群,一大批群眾應該是支持被扣押者請來支持他的人。
其次,是批评政府政策的示威行動。这样的示威行动通常不只举行一两次,也許會举行多次。
現在的示威行動與1998年示威行动之间的差异。当时示威的重点是推翻政府及捍卫改革。还有就重大问题和公职人员或人物的腐败案进行的多次示威。
政府必须对示威行动中有知识分子指挥者的言论负责。此外,示威导致了骚乱,显然造成了物質上和基础设施的损失。倘若有知识分子的指挥者被定罪,可能会在《刑法》中涉及煽动叛乱的第160条,甚至涉及叛国罪的第104条。政付應公开进行法律程序并告知公众。不要在社会上引起怀疑。必须揭露示威者的幕后是谁,无论他纯粹是出于自己對公共事務的焦虑,还是“受人指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