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邝耀章
如今,一些愤怒的人把国家领导人比作野兽。 那些拒绝接受国会通过的《创造就业综合法》,并指责政府和国会快速的通过该案,就如“削尖了毒牙”准备“捕食”工人。
另一方面,政府以及国会一再向民众解释,《创造就业综合法》实际上是对人民有利的法令,该法律是政府和国会真诚地为了保护弱者,为商业世界提供确定性,并为成千上万的求职者提供更广泛的就业机会。
那么,这两个截然相反的观点,究竟哪一个是正确的?让我们以清晰的头脑,开放的态度,相互尊重和具有智慧的方式进行对话。
政府提供了这种对话途径。上周末,总统府幕僚长穆尔多科(Moeldoko)保证,可通过政府法规(PP)或总统法规(Perpres)来满足民众对《创造就业综合法》的诉求。这位前国军总司令说,至少将制定35项政府法规(PP)和5项总统法规(Perpres),作为《创造就业综合法》的衍生的法规。
劳工部还仍然为工人和劳工提供机会,让他们参与思考如何应对《创造就业综合法》的内容。穆尔多科写道:“《创造就业综合法》是提高国家在全球竞争中的尊严的一种手段。我们的工人、劳工、农民和渔民不能输掉竞争。这项法律的颁布将标志着“旱季”的结束。” 印度尼西亚媒体周日(18/10)。
Moeldoko表示,《创造就业综合法》将削减昂贵的高经济成本。漫长的许可证程序将被切断,从而关闭贪污腐败的机会。结果,通过了《创造就业综合法》使一些人士失去了贪污腐败赚钱的机会。
其实Moeldoko的解释应该可以解决《创造就业综合法》的主要问题。他表示,主要问题是语言差距。人们认为,政治领导人只掌握政治语言和经济学语言。
政治语言总是问谁赢了。经济学的语言总是问,哪里有利润。 如果领导人要具有政治上的文明的话,他们必须掌握另一种语言,即智能语言,其中包括以公平与公正的方式来思考与解决问题。
另一方面,一些拒绝《创造就业综合法》的人使用了“必须拒绝重要内容”的用语。他们还使用煽动民众的虚假信息,煽动人们保持分歧的态度,情况变得越来越严重与糟糕。他们实行暴为手段,以愤怒的语言和无政府状态的行动表达他们的诉求。
实际上,大学生应该拥有智慧与道德的一群人,可以透过协商来达成共识。德国哲学家和社会学家佐尔根·哈贝马斯(Jurgen Habermas)认为,经过协商达成一致共识的审议被称为协商民主。
在协商民主的模型中,一项政治决定至少满足四个先决条件,才被认为是正确的。首先,它必须基于事实,而不仅仅是基于意识形态的主观性和兴趣。第二,符合许多人的利益,而不是为了个人或团体的利益。
第三,前瞻性强,不是为了短期妥协。第四,从本质上讲,它是公平与公正的,包括所有各方,甚至是最小的少数派的意见。 在这种模型中,民主的合法性是经过广泛的审议过程决定的。
现在政府已准备伸出双手与反对者进行协商,并承诺满足反对者的要求,反对者应该对此表示欢迎。除非有意培养怨恨,传播敌意或为反对而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