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个月里的各种利好情绪刺激了市场,使盾币汇率走强,并提升政府和观察人士对经济更快复苏的乐观情绪。
在国内,有几个与经济基本面改善有关的事实,例如低通胀,最近几个月的贸易顺差以及较低的经常账赤字(CAD)。对新冠病毒(Covid-19)大流行的成功处理以及疫苗试验的乐观态度,让人们相信经济困难将很快结束。
盾币汇率在最近几天走强,正接近1美元兑1万4000盾的心理水平。许多观察家估计盾币将继续升值,明年甚至将低于1万4000盾。
印尼经济改革中心(CORE)经济学家兼研究总监Piter Abdullah预测,2021年盾币兑美元汇率将趋于走强。盾币甚至被认为能够恢复至1美元兑1万3250盾至1万3750盾的基本价值。
11月18日,Piter在题为“2021年CORE经济展望”的网络研讨会上说:“我们估计2021年盾币将有进一步升值的潜力。盾币目前正开始走强,有可能回归到1美元兑1万3250盾至1万3750盾的基本价值左右。”
Piter说,盾币汇率走强是由我国贸易表现好转造成的,截至2020年9月,我国贸易顺差高达135亿美元。据测,这种积极趋势将持续到年底。他说:“我们相信贸易顺差将保持到今年年底,这将推动盾币走强。”
Central Capital期货公司分析师Wahyu Laksono评估,11月19日召开的央行(BI)理事会会议成果,或成为盾币涨破1美元兑1万4000盾心理水平的动力。
Wahyu认为,因为美元正在全球走弱,盾币走强的势头实际上相当大。他说:“美国和欧洲不仅要应对第二波,甚至还要应对第三波的疫情。美联储似乎也担忧美国的政治问题,因为其经济刺激也变得不明朗。”
Wahyu说,美国中央银行非常关注经济刺激的问题,因为担心它会威胁到山姆大叔国家的经济复苏。欧洲央行(ECB)本身仍将增加刺激措施。Wahyu说:“因此,欧洲和美国央行仍在谈论刺激方案。现在亚洲比欧洲和美国的情况更好。疫情起于中国,但中国首先将它控制住。中国、亚洲和我国的疫情,不至于像欧美国家那样恐怖。”
我国央行行长贝利(Perry Warjiyo)上周在与国会第11委员会举行的工作会议上,也表示对盾币的走强持乐观态度。他说:“盾币汇率在2020年11月9日之前,即年初至今已经大幅升值了17.8%。”
未来盾币汇率的稳定和走强将受到许多因素的支持,即较低和可控的通胀,以及占国民生产总值比例低于1.5%的全年经常账赤字。除此之外,就增加外汇储备方面的一个有利因素,是国内外利率的巨大差别。
随后,金融市场的风险指标开始下降,尤其在美国大选之后。贝利说:“在全球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也开始下降,尽管由于地缘政治因素和第二波新冠病毒大流行,这种不确定性仍然很高。波动率指数(VIX)和信用违约掉期(CDS)指数也下降,特别在美国大选之后。”
我们鼓励央行和政府继续作出各种努力,提高货币的价值,以反映日益强劲的经济基本面。然而必须记住,过于强势的盾币汇率也会降低出口产品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更不可忘记的是,当前国际贸易的盈余不是由于出口增加,而是由于进口值的降幅大于出口的降幅。
与竞争国家相比,我们仍然面临出口产品竞争力较低的问题。因此,为了国民经济的利益,有必要深入考虑,多少才是理想的盾币汇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