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邝耀章
这一届内阁的投资统筹机构主任巴里.拉哈达利亚(Bahlil Lahadalia),这位来自巴布亚的男士,勇于面对问题,他处事敏捷,为人诚恳,敢言不讳。众所周知,投资统筹机构里长年累积的诸多问题,使数百万亿盾的投资因各种问题停滞不前,被搁置下来。 
自从巴里出任投资统筹机构(BKPM)负责人以来,不断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突破。值得称赞的最新消息称;巴里和投资统筹机构官员成功促进了474.9万亿盾的投资,这些投资已经停滞了多年。该金额相当于过去四年无法实现的708.2万亿盾总投资的67.1%。 
这一年来投资统筹机构开始一个接一个地解决现有的问题。 巴里于周一(16/11)在雅加达举行的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商业委员会(AIBC)关于西爪哇投资峰会的虚拟对话中说;“这一年里投资统筹机构从被搁置的708万亿盾的投资中,解决了474.9万亿盾的投资。”
在这短短的一年里,能够完成艰难的任务,实在不简单。艰苦的工作值得赞赏,巴里自2019年11月被任命为投资统筹机构(BKPM)负责人以来,这位前印度尼西亚青年企业家协会主席发现,已正式进入我国的外国投资,仍有708.2万亿盾尚未实现。 
数百万亿盾的投资未能落实,主要有三大原因,第一、部会、机构之间的法规不协调、中央、省、县/市政府之间法规存在重迭;第二昂贵的土地问题。第三个问题即要获得许可证的程序与时间太长。 
实际上,投资者只需要四件事就可以将资金转移到我国。他们的要求很简单、透明、效率和速度。当资金流入时,他们只需要:便利性、确定性、舒适性和利润。不幸的是,政府在如此简单的事情上不能给予投资者保证。结果,投资停滞不前。 
如果是这样,影响将无处不在。新投资者不愿意进来,投资骤降,工作机会越来越狭窄,结果经济疲软及越来越不景气。而且,Covid-19大流行还不清楚何时能够结束。 
经济词典上解释说,景气创造的动力是由三个方面所驱动的,即家庭消费、投资和出口绩效。目前,由于人民的购买力低下,家庭消费和出口业绩的增长仍然难以推动。贸易平衡的盈余,不是因为出口增加了,而是因为进口减少了。 
中央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印度尼西亚2020年1月至10月的出口总值达到135.4亿美元,与2019年同期相比下降5.58%。同时,2020年1月至10月商品类别的进口价值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幅度更大。下降的类别为消费品(11.39%),原材料/辅助材料(19.75%)和固定资产(20.29%)。
因此,对劳工就业有所帮助的就是增加投资。如果没有通过投资部门推动就业机会,那么1,700万求职者将不可能成为公务员或国营企业(BUMN)的雇员。解决停滞的投资还可以帮助防止要流入印度尼西亚的外国投资进一步下降。在新冠大流行期间,外国直接投资仅下降了10%。与世界银行的一项调查相比,该数字要低一些,世界银行预测大多数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将下降30-40%。这是因为我国解决了67%外国停滞的投资。
停滞不前的可投资项目包括:丹绒加迪(Tanjung Jati)电力公司的YTL电力,投资额为38万亿盾。现代(Hyundai) 21.7万亿盾,以及漂浮在齐拉塔河(Sungai Cirata)上的价值1.8万亿盾的太阳能发电厂(PLTS)。在《创造就业综合法》颁布后,清算停滞的投资将更快地进行。
该法规满足了投资者想要的四件事,即速度、透明度、效率和投资便利性。
投资统筹机构主任巴里的看法是对的,如果中央和地方政府能够正确完成这四项事,印度尼西亚将进入一个新阶段。即赢得投资竞争,尤其是在整个全球范围内,及在东南亚国之间的竞争。随着综合法颁布后,不再有投资者害怕进入我国投资的事件,因为现在他们投资时,不会再受到不必要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