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对央行(BI)将基准利率或七日逆回购利率(BI7 DRR)从4%下调25个基点至3.75%的决定作出积极回应。银行理应跟进,逐步降低贷款利率,以便商业界能够在发展生产力方面获得新的注资。
根据2020年11月18日至19日总裁理事会会议(RDG)的决定,央行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3.75%。11月19日,央行总裁贝利(Perry Warjiyo)在央行理事会会议后的虚拟记者会上说:“这项决定考虑到低通货膨胀的预期、保持外部稳定性,并作为加速国民经济复苏的后续步骤。”
央行还将存款和贷款利率都下调25个基点,分别调整至3%和4.5%。这是央行在2020年7月至10月期间,四次将基准利率维持在4%不变之后,首次进行的基准利率下调。
因为央行已增加银行流动基金,并下调基准利率,我们相信这些政策可以鼓励银行降低信贷利率。信贷利率受资金成本、行政费用和风险溢价三个因素的影响。如果从2019年7月算起,央行把基准利率共下调了225个基点。
央行此举推动银行间货币市场(PUAB)利率处于低位,在2020年10月已降至3.29%,资金成本下降。与此同时,随着新冠病毒(COVID-19)大流行促使银行数字化,从而降低了行政费用。不过,贷款利率下调幅度并不显著,连百分之一(1%)都达不到。
截至2020年11月17日,央行还通过减少155兆盾的法定准备金(GWM)和510.09兆盾的货币扩张,将银行流动基金增加到680.89兆盾。据估计,在经济活动下降的情况下,银行仍然对已支付的信贷有一种风险意识。
尽管银行体系的流动性充裕,但央行认为,由于内需依然不强,银行因新冠病毒大流行采取谨慎措施,因此金融部门的中介功能依然薄弱。薄弱中介功能体现在2020年第三季度信贷同比增长0.12%,反之,银行收取的第三方基金则是每年增长12.88%的情况。
最近的发展表明,2020年10月信贷增长率同比收缩0.47%,而第三方基金同比增长12.12%。希望银行业中介业务能够随着国民经济复苏的前景开始改善,而国民经济改善的其中一个指标是出口导向型企业的业绩已经好转。
我们希望央行基准利率的下调促使银行更快地降低信贷利率,此举将鼓励商界要求银行提供额外信贷,然后再扩张到国内和出口市场。这项央行政策需要与更具针对性的财政政策相平衡。这是在病毒大流行中恢复萎缩经济的努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十分重要。
我们认为,央行的政策与政府鼓励经济增长的雄心是平行的,预计经济增长将在2021年积极启动。但我们也注意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即人民购买力的削弱,主要是因为大量工人被解雇或被迫在家待业,中小微企业遭遇困难甚至破产。这导致在疫情中失业和贫穷人口数量越来越多。因此,我们希望政府继续分发各种社会援助,并继续实施对提高社会最大阶层购买力产生积极影响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