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早些时候,数百个花环排列在雅京军区总部附近。这些花环是当地居民送来的,他们以此对雅京军区司令Dudung Abdurachman少将及其属下清除Habib Rizieq Shihab(HRS)那些非法广告牌的步骤,表示赞赏和感激。
在伊斯兰捍卫者阵线(FPI)领导人HRS返回之前,欢迎此人返回我国的各色各样广告牌散乱地悬挂在雅加达一些街道。在HRS回来后其支持者悬挂的广告牌越来越多,不仅破坏了城市的美丽和秩序,也扰乱市区的安宁。
这些广告牌的安装杂乱无章。须知这是需要许可证、其大小必须合理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安装广告牌要缴税。FPI和HRS的支持者却随心所欲,全然不理会那些规则。
上周,来自雅京军区司令部的陆军部队拆除了雅加达街道上的那些广告牌。这一行动与民众谴责在Petamburan、Tebet和茂物市Megamendung支持HRS围聚的人群的反应是一致的,HRS的支持者被认为违反健康协议的规定,其后果影响深远。
由于人群围聚的场面失控,警察总长采取严厉行动,将西爪哇和雅加达警署长撤职。这两名警署长及他们手下的几名警官必须为他们的疏忽,或没能防止和控制可能导致新冠病毒(Covid-19)扩散的人群围聚负责。
警方随后还传唤了雅加达首都专区省长阿尼斯(Anies Baswedan)和西爪哇省长利德宛·卡米尔(Ridwan Kamil),要求他们澄清HRS的事件,事件的后继发酵变得非常严重。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上述Dudung少将拆除HRS广告牌,是越过了国军法规定中的权力,还是仍在现行法规的范围内。一些政客认为军区司令的举动已经越位,因为进入了实际政治领域。
Dudung Abdurachman陆军少将在最近的声明中称,拆除这些广告牌是应雅加达城管队(Satpol PP)的要求。他在11月23日说:“是的,的确是应他们的要求,我们确实是在一起的。”
尽管是应Satpol PP的要求,Dudung强调,移除FPI的广告牌也是他的倡议。他说:“我们按照程序和规定进行。由公务员警队提出,因为执行省长和地方政府条例的是他们。”
这似乎是Dudung主动举措,事实证明国军总部从来没有下过命令。11月22日,国军新闻处中心负责人Ahmad Riad少将称:“总部没有拆除广告牌的命令。这是雅京军区司令本人视当地局势而定的政策。”
总统府方面也确认,拆除广告牌并非佐科威总统的命令。11月22日,总统办公厅(KSP)首席专家Donny Gahral Adian对媒体表示:“ 众所周知,法律规定国军的作用之一是帮助地方政府,因此可以依法办事。拆除广告牌也需要总统指示么?太过分了。这只是有关广告牌的问题,又不是什么紧急大事。”
 
他强调,不符合规定安装的广告牌确须拆除。在援助框架内可以部署国军,无需任何国家政治决策的具体指示。Donny说:“有了涵盖国军的法律保护伞,不符合规定的广告牌就须拆除,不需要总统下令,可以直接采取行动。”
雅京军区司令的举动推动雅加达地方政府采取更加果断和勇敢的行动,执行现行规则,得到民众的赞赏,赢得社会各阶层人士的尊重。无论是谁都必须遵守适用的规则,不可随便安装广告牌或举办各种街头活动。
对HRS及其支持者来说,HRS返回我国后发生的各种事件应该成为宝贵的经验教训。作为一个领导者,HRS必须把公众利益放在首位,树立榜样,兑现他作为一个好公民的承诺。否则,他可能成为人民公敌,使他和其支持者在未来的处境变得更加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