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邝耀章
在消除腐败的一个主要议题中,总是存在着争论,即应由哪一方负责,应从预防或重罚开始? 两者都很重要,并且都具有强大的理论和经验,与基础来带头消除腐败。
但是,必须承认,像迄今为止的肃贪委员会(KPK)那样,在起诉方面加重压力并没有导致贪污腐败的趋势下降。反而出现更多贪污腐败案件。
无论镇压的速度有多快,力度有多重,腐败事件仍然从不同的模式和形型中增长。 同样,这并不是说反腐败是不重要的。 到目前为止,在下游,一些腐败分子对肃贪会的起诉感到非常恐惧。
同时,在上游,肃贪会(KPK)就像一棵枯萎的植物。 那么,为什么我们不把肃贪会当作预防的工具一样,来压制贪污腐败呢?
肃贪会似乎应该通过增加预防的力度,成为我国根除腐败的先锋。目标是防范与关闭上游腐败的现象。以便从一开始就进行预防,以防止腐败现象流向下游,并在下游扩散与增加。
当然,将重点从执法转移到预防上并不容易。但是,现在是正确的时刻。有了处理covid-19的预算拨款,并在2021年实现了国民经济的大规模复苏,难道这不是肃贪会释放其所有预防能力,以消除滥用各种漏洞的最好时机吗?
在危机情况下,在灾难情况中,政府一定会向受影响的我国社会人群发布更多的援助计划。
正是在这一点上,事实上对肃贪委员会(KPK)的现任领导人的最严峻挑战和考验表明,他们将加强预防腐败的模式和体系。
贪污为穷人提供的援助款,是最严重的贪污腐败行为。如果假定贪污具有严重性级别,则这种类型的贪污腐败可处于最严重的级别。
因此,肃贪会(KPK)必须真正尽早消除所有可能出现贪污漏洞,以免被遗忘。
肃贪会表示,他们将实施的预防性工作模式是从一开始就进入,并将在执行之前伴随政府计划。他们还将重点改善所有部委/机构的采购系统。
其中之一是基于人口识别号码(国民身份证/NIK)数据的使用,因为公共预算援助计划中的腐败漏洞经常发生,这是由于预算用户将其赠款基于不准确的数据所致。
我们赞赏肃贪委员会的关注,同时全国人民寄托肃贪会高度的希望,期望肃贪会能够真正消除腐败。与公众有相同的观点,即优先预防。
邀请社会各阶层继续弘扬预防腐败的精神。
教导人们如何从最小的环境中消除所有可能的腐败漏洞。 倘若做不到,只有肃贪会的预防和起诉将是一样的,也许无法消灭在我国已根深柢固的贪污与腐败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