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些情况下,普选委员会(KPU)委员的地位很容易被动摇,甚至被解职。在近一年里,有三名普选委员会委员被解职,而如今连其主席也不得不面对严酷的现实。
2021年1月13日,选举组织者荣誉委员会(DKPP)大会实施制裁,解除阿里夫(Arief Budiman)作为普选委员会(KPU)主席职务。除了被免去主席职务外,Arief还受到最终的严厉警告处分。
在Arief案之前,普选委员会委员EviNovidaGinting和WahyuSetiawan也被解职。Evi在国家行政法院(PTUN )赢了官司,今又回来执勤了。然而,Wahyu因卷入肃贪会(KPK)至今还在追捕的逃犯Harun Masiku贿赂案而必须入狱。
Arief的案子始于一个叫Jupri的人的投诉。Arief涉嫌违反选举组织者的道德准则(KEPP),其案件编号123-PKE-DKPP/X/2020。DKPP还在2020年11月审查了Arief Budiman。在诉状的论据中提到,Arief曾陪同我国普选委员会一名在2020年3月18日被DKPP解雇,已不在职的委员EviNovidaGintingManik在雅加达省行政法院登记诉讼。
上述陪同是在2020年4月17日进行的,也就是DKPP对Evi实施永久解雇制裁近一个月之后。Jupri在申诉中还说,Arief作出了一项据称超出其权限的决定,重新启用EviNovidaGintingManik。据认为,根据选举法这是不合理的。
Arief当然否认这一点。据他说,他于2020年4月17日在雅加达省行政法院出庭,并不是为了陪同EviNovidaGinting女士登记诉讼。他辩称,他只是作为一起工作过几年的一名同事,向曾作为我国普选委员会领导人的Evi提供道义上的支持。Arief说,这种道义上的支持是建立在人道主义意识的基础上。
DKPP官方网站援引Arief的话,说:“被告来这里只是为了提供精神上的支持,也是因为同情当事人,被告在雅加达省行政法院出庭时没有丝毫滥用被告职责、地位和权威的意图。”
关于在2017到2020年期间重新启用EviNovidaGintingManik作为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普选委员会委员的决定,这是基于有关撤销2020年8月11日的总统决定书(2020年第34/P号)、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总统决定书(2020年第83/P号)。
DKPP最终就此案作出决定。Arief被宣布违反了选举组织者的道德准则和行为准则。DKPP官方网站引述大会主席Muhammad的话说:“这项决定宣读以来,对担任普选委员会主席的被告Arief被给予最终严厉警告和解除其普选委员会主席职务的制裁。”
Arief的态度和行动被认为是对选举管理机构职责和权力的不尊重。Arief也被认为间接表现出滥用权力的行为,须知他在公共场所的每项行为都会被贴上其职位的标签。
DKPP委员IdaBudhiati解释说,Arief完全没有法律或道德基础来命令EviNovidaGintingManik重新担任印度尼西亚普选委员。原因是,EviNovida Ginting根据DKPP第317-PKE-DKPP/X/2019号决定被解雇后,不再符合选举组织者的资格。
印尼国会副议长AzisSyamsuddin要求各方不要猜测DKPP解除Arief担任普选委员会主席职务的决定。1月13日,AzisSyamsuddin在雅加达的声明中说:“国会将首先对这个问题进行研究,我们将以透明的方式听取DKPP关于这个问题的解释。”
他说,不要让普选委员会的工作量受到这一决定的干扰和阻碍,特别是因为普选委员会刚刚举行了2020年同步举行的地方首长选举,并且需要进行评估。
不仅是Arief Budiman案,涉及普选委员会委员的案件表明,他们的地位是多么脆弱,以及他们多么容易受到外来者的诱惑。普选委员会在保持民主进程的诚实、公开和公正方面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地位,然而要维护这种诚信并非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