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邝耀章 
政党内部的改革仍在缓慢的进行。实际上,政党是民主制度中的必要条件,可以说没有政党就没有民主。 
在Covid-19大流行中,民主党发表了有关另外一个政党想要接任该党领导权的声明。 
民主党主席阿古斯·哈里穆尔帝·尤多约诺(Agus Harimurti Yudhoyono/AHY)表示,他已致信佐科威总统,要求澄清宫内是否存在想要接任其政党的官员。随后,许多民主党干部解释说,有关官员是总统幕僚长穆尔多科。
总统幕僚长穆尔多科(Moeldoko)立即否认了这一指控。 他承认自己会见了现任民主党干部和前任民主党干部,并听取了他们的抱怨。但是,他强调说,他无意也没有能力接任民主党的领导。
穆尔多科强调他不想干涉民主党的内政,因为他不是该党的党员,更不用说计划接任领导职务了。也不会别特讨论2024年将举行的民主党特别大会和政治竞赛。但是,民主党人不相信,并要求总统确认该事。
在印度尼西亚政治史上,政党内部的冲突尤其是接管政党管理层的事件并不新鲜。特别在改革时代,这通常源于一些政党成员对领道层的不满,发生在管理层变更之前或之后。 在这种情况下,人们经常看到党外的势力在事件中的影响力。
在像今天信息快速流传的时代,不难发现民主党的真实情况。关于它的信息有各种版本在各种媒体中丰富的流传。
从政党中发生的许多冲突表明,民主尚未得到充分实现,并没有作为其内部圈子中博弈的唯一规则。高昂的政治成本加剧了这种状况,使许多政党难以摆脱其人物或创始人的阴影。 这种情况也阻碍了政党的复兴与发展。
在国会中可以看到这种现象。罗盘报(Kompas)研发的结果显示,2019年至2024年期间的575个国会议员中只有72个(12.5%)未满40岁。 与2014-2019年期间相比,这一百分比有所下降,2014年的560位国议员中有92个或16.4%未满40岁。此外,在2019-2014年的72名年轻议员中,多达50%或36人被怀疑是亲属政治的一部分(靠亲属关系当选议员)(Kompas,12/8/2019)。
政党内部的改革进行缓慢
这表明政党内部改革仍在缓慢进行。实际上,政党是民主制度中的必要条件。没有政党就没有民主,政党尤其是公众领导和利益聚集的主要来源之一,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具有包容性并运用民主价值观的政党,将产生在维持民主方面急需的优质领导人的候选人。
一个改革和强大的政党将不会太在意党干之间的冲突之类的问题。这是因为干部意识到必须遵守游戏规则。在像今天这样的大流行时代,负责任的政党也将忙于如何帮助人民克服Covid-19,而不是为了一些芝麻小事而相互埋怨。